她中年丧夫,54岁再嫁,这个绝代名媛如何从逆境中活出光芒?


她中年丧夫,54岁再嫁,这个绝代名媛如何从逆境中活出光芒?


01

2017年5月,严幼韵在纽约家中去世。

民国最后的大小姐,上海滩绝代名媛,走完了光芒的一生。

她是84号小姐,青年外交官杨光泩的妻子,再到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的妻子。

严幼韵的一生荣光,又不断颠沛。

不需要被定义,也不走特立独行,严幼韵一身气度,柔弱的胜仗战士,在金戈铁马的人生中,不断奔走。

这个高跟鞋小姐,是得体女人最好的模样。

02

生在名门,从小的严幼韵,就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是旧时贵族的生活,层层分明的世界里,透明地一如往昔。

祖父严信厚是李鸿章的幕僚,时任海关税务司司长。严幼韵的父亲严子君是难得的实干家,英语极好,如果说实业兴邦,那么严子君算是真正的实干兴家。

幼年的严幼韵亲眼目睹,父亲是如何挽救起一个家道中落的家族,又是如何变成商业巨子。

而严氏的风头,也曾一时无俩。

严幼韵当时被称为“84号小姐”,84号是他们家别克车的车牌号,严家小姐的车子一过,多少正当少年时的人,都会探出头来一睹84号小姐的芳容,这在多年后依然被人津津乐道。

众所周知,民国宋氏三姐妹和张氏四姐妹名气很大,但严氏姐妹在当时也是赫赫有名。

民国四大才女张爱玲、吕碧城、萧红和石评梅,还有陆小曼等人都很倾慕。

据说,当时一代女文人心中,严氏姐妹的分量非常重,代表着书香门第、代表着气度才华、代表着达官显贵。

03

严幼韵长得好看,天津女中的学习生涯,让她饱读诗书,也练就一身优雅。

她们学唱歌、也练钢琴,参加体育活动,也去交际。

如果说现代的名媛圈里尚且鱼龙混杂,那么民国时期真正的名媛,没有一个不让男人拜倒。她和后来的丈夫顾维钧就是在舞会上遇见的。而当时参加舞会的,也有过张学良、赵四小姐。

彼时的舞会,开放也封闭,她们的层次并不是人人能进。而年少的严幼韵,显然已经挤入了里面,严家小姐,是她最深也最厚实的存在。

04

第一任丈夫杨光泩也是富贾之家,作为最早的公派留学生,杨光泩回来之后,便身居要职。

严幼韵和杨光泩一见倾心,所以,往后的一切便显得更加顺理成章。

婚礼是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的,宾客上千,这场世纪婚礼,一时轰动上海滩。上海滩名媛的美貌、才学、气度,严幼韵都能排上位。

她中年丧夫,54岁再嫁,这个绝代名媛如何从逆境中活出光芒?


1929年,杨光泩与严幼韵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婚礼


1930年,杨光泩赴日内瓦工作,严幼韵追随而去,哪怕已经在孕晚期。

1931年,杨光泩赴英国伦敦,严幼韵跟随。

严幼韵从小的家教和涵养,让她在任何场合都能周全和游刃有余。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之人,总是会不断强调,孩子要从小多见世面,多见人。

因为你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经过的风浪,看过的一路风霜雨露,最后都能融进你的人生。

对于民国时期的许多人来说,分分离离已然是常态,政局的不稳定,世界的动荡不安,随时摧毁一个民族,当然对于一个家族来说,也是寻常。

杨光泩在马尼拉的被捕和牺牲,对于严幼韵是致命的打击。

原来富庶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倒下的是树,却很难立起森林。所谓外交官的妻子,在空空如也的背后,也不过是一个人的重整旗鼓。

但是严幼韵坚强,这样的坚强是从小生在骨子里的,见过世面、看过兴衰,她硬生生地撑起了整个家。

05

1945年,严幼韵到达美国。

带着孩子,一个人,是逃难吧。

熟人顾维钧和何士接待了他。

老熟人,在天津女中就已经相见,彼时的严幼韵和顾维钧都天各一方。而多年后,当他们的名字再联结到一起,总觉得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好友给严幼韵安排了一份联合国礼宾官的工作。

其实,大多数人并不相信,这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大小姐,是否能担得起朝九晚五的生活,是否能承受住工作的重压,是否能像普通人家的女人一样拼。

毕竟,前外交官太太的生活曾让她无忧,而往后的日子,似乎也没有人再去庇佑她这个大小姐。

但是,孩子在长大,总不能日日靠着朋友的接济,严幼韵有她自己的骄傲。

她在礼宾司的人缘非常好,有教养、有涵养、不喜争执又得体大方,让严幼韵游刃有余。

她中年丧夫,54岁再嫁,这个绝代名媛如何从逆境中活出光芒?


一直到退休后,依然有人跟她有书信往来。

每天工作到深夜,在家教育孩子,以及周末闲暇参加交际会,没有了杨光泩的严幼韵,凭着一股子气,一路走来。

和杜鲁门有过对话、迎接过伊丽莎白,要知道,对于旧时上海滩的一代名媛来说,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

但没落之后,她依然能够笑看,是一种不容易。

从来是看家族车来人往,如今是见职场风起云涌,大概也是相通的。

06

晚年的严幼韵有过一段婚姻,和著名外交官顾维钧,算是知音相伴。

严幼韵和顾维钧更像是互相扶持,50多岁的男人与女人,或许真的是把对方当做了一种知音,才能够走到一起。

彼此的很多年里,都是手牵着手一起度过的。

初识于10多岁的年纪,在老来一起,或许见过风霜,才饱含深情。

顾维钧走后,严幼韵都一个人慢悠悠地活着。

走了一个世纪,看过了沉浮,对于她来说,早就尝尽了人生的一切。

有报道说,103岁的严幼韵,依然会穿着高跟鞋,出现在街头,依然会像从前一样笑语盈盈。

世纪变迁,一个女人的身上,常常是时光历经了风霜,又不偏不倚地让她刚刚好。

万丈光芒,说的就是严幼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