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拐杖

微小说:拐杖

月月和木木是一个公司的。

月月是大城市的姑娘,虽不至于手指不沾阳春水,家里却也是吃穿不愁的。

而木木也不赖,虽然出生贫寒,但他工作踏实努力,为人又执着善良,打动了月月的心。

这次月月答应跟木木回家,就是下了决心要下嫁给他的。

听木木说他们家不怎么讲卫生,起初,她还不以为然。等她真的到了地方,一进门就看到桌上有一层厚厚的黑污,还有猫爪子和鸡爪子印。

于是月月便自己准备了碗筷。木木的妈见了就立马甩脸色给她看,还追鸡打狗,指桑骂槐,责怪她讲究、娇气。月月忍了,碗便收了起来,再也不敢搁桌上。

她更不敢往菜碗里夹菜,那碗边黑糊糊的。木木的妈端菜时将污黑的大手指抠进菜里。

木木的妈搁下碗立即将沾油的手指伸进嘴里吮吸,月月差点呕出来。

微小说:拐杖

晚上,她和木木要睡觉,木木的妈却叫月月去跟她睡,让木木跟他老爹睡。木木说,我们都扯证了,木木的妈大声嚷嚷:“扯证咋了?在我们这里没办酒席就不算结婚。”

晚上,月月似睡在钉板上,木木的妈鼾声如雷,月月周身奇痒,辗转难眠。天还没亮,月月才刚有了点睡意,木木的妈却把全家人都叫醒了,给下了通牒。

说月月跟她家木木不合适,身子瘦的皮包骨头,能跟他们家传宗接代吗?

月月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一怒之下只给木木发了条短信,便收拾了东西走了。

看到月月的短信,木木吓了一跳,到底怎么了?好好的,咋要走呢?他追出门,只看到月月的翩飞的裙角,眼前如一道白亮的闪电一晃,踪影全无。

木木将手机、充电器和换洗的衣服往包里一塞,刚直起腰,听到母亲一声断喝:

“你给我站住!”他就钉子般杵在那里了。

微小说:拐杖

木木的妈最后还是没能阻止木木离开家去追月月。

他追到城里,月月的父母没有准他进屋。月月的母亲说:“你走吧,等我女儿心情平复了,就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领证的事情,是我女儿任性,我们并不知道。但现在,我们是不会把女儿交给你的。她才到你家一天,回来就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周身还起了红点,抓得全身红肿。

“今后真正跟了你还不被害死呀?”

“妈,我的事不要你管。”月月在里头心疼了,拉开房门把木木拉进了屋。

“妈!”看着母亲一脸的愤怒,月月扑过去死死抓住母亲的手,跪在地下,哭得嘶声力竭。

看着软弱又一心为情蒙蔽的女儿,月月妈从未感到如此无力。“走吧走吧,当我没生你这个女儿。自己选的路,可别后悔。”

她突然失了力气把身子跌进沙发里,虚弱地挥了挥手,一瞬间苍老好多。

微小说:拐杖

木木和月月无处可去,只有回到公司。

正月初一是一个难得的冬阳高照,这阵子天空很高,星星睁着冷眼看着这城市的万家烟火,不时在四周升腾起五彩的烟花,使城市的夜景更加迷离冷艳。

“木木,我们生生死死都不会分离,对吧。”月月仰起头满眼含泪,眼神与闪幻的烟花一起迷离而多姿。

“我们从这里跳下去,让天上的星辰和节日的烟花为我们的爱情作证。”月月泪花里全是爱意和陶醉。

“月月,你疯了!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我们……”木木使劲摇晃着月月的胳膊,月月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即将散架的衣架,钻心的痛使她“啊”地惊呼出声。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甩开木木的手掌,冷笑。

“什么生死相依?什么不同生求共死?全是谎言!月月哈哈狂笑,一步一步退向楼沿。”

木木追过去,却还是迟了一步。月月翩飞的裙角,从他手中滑落。

微小说:拐杖

她的身子如一只飞燕从四楼飘下,在三楼雨棚上弹了一下,“哐”地一声掉在与二楼一般高的枝繁叶茂的芙蓉树上。

月月失去了一条左腿。木木跪在她的病床前,泣不成声。月,让我一生做你的拐杖吧!

月月好像丢了魂似的,仍然保持着呆呆的状态,一言不发。第二天,她却一声不响地转院了,谁也不知她去了哪里。

五年后,木木已是公司副总。一天,因躲让一个过马路的残疾女孩,车子侧翻,他失去了一条右腿。

他独自待在在自己的豪华病房里,发着脾气。突然一个拄着拐杖的瘦弱女孩走进屋来,柔柔地喊,木木,让我做你一生的拐杖吧!

木木喜极而泣,惊叫一声,月月!

文/暴雨迎风;欢迎关注中财论坛

微小说:拐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