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最近有两篇文章店都刷上了热搜,非常的有意思。一篇是日本老人们所作的银发川柳,所谓川柳,是日本一种特殊体裁的小诗,只有17个音节,风格类似打油诗。而银发川柳,顾名思义,主题只限定老年生活。另一篇则是一群小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们所写的诗。

当你把这两篇内容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时候,就显得更加有趣和耐人寻味。当6岁撞上60岁,老人们的诗句里是自嘲与调侃、有洒脱有无奈,孩子们的诗句里则充满着童真与懵懂,还有满满的好奇心;一个站在生命的尽头回望此生,一个站在生命的起点,初识这个世界...同样是写诗,横亘在中间的,却是大半个人生。

生活究竟对我们做了什么?答案藏头露尾,从不让人轻易看透,而或许从这两组诗的对比中,我们能发现一些端倪。



关于爱

或许

无论到了什么年纪

爱都是永恒的主题

  • 黄童组

娃哈哈让我很伤心

二年4班班 | 王若溪

星期三下午

我带着你

最喜欢的娃哈哈

找你玩

你说比起我的娃哈哈

你更喜欢隔壁班

杨晨宇的娃哈哈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悄悄告诉你

大班 | 李浩然

悄悄告诉你

有一种香香软软的小面包

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包

悄悄告诉你

我特别喜欢你

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我要把我的小面包分给你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 白叟组:

心怦了一下

还以为是爱情

其实是心律不齐

—— 大友宽子 78岁

关于初恋的秘密

直到今天

依然灿烂如彩虹

—— 田中あいこ 81岁

给我的猫

取了

初恋的名字

—— 江村澄子 95岁

好想

再得一次的病

是相思病

—— 铃木贯 71岁

我喜欢的类型

是比我年纪大的

现在找不到了

—— 山田样 92岁

年纪大了才知道,让你怦然心动的,未必是爱情。

年少时的欢喜,年老时的回忆,竟然相差无几。你是我年少时的“特别喜欢”,是现在我家猫的名字,也是我反复翻阅的过去。

随着时间荡涤,颜色褪去,当记忆变得不再可靠,“初恋”、“相思”...这些小小的让自己误以为重新坠入爱河的错觉,也是惊喜。


关于父母与伴侣

孩子的笔下

是自己的父母

而老人的笔下

更多的是与自己相伴了一生的爱人

  • 黄童组:

挑妈妈

by朱尔 | 作于8岁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 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想做你的儿子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

没想到

第二天一早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我慢慢吃饭

by姜馨贺 | 作于4岁

我慢慢吃饭

我慢慢吃水果

我慢慢喝牛奶

我是想慢慢长大

很慢很慢很慢很慢

因为你说过

我长大了

你就老了


各种你干的事儿

by铁头 | 作于9岁

你咬我

你亲我

你抓我

你瞪我

你推我

你又亲我

你威胁我

你又威胁我

妈妈

这是各种你干的事儿

妈妈

我服了

我写

永远听你的

希望这种事不要再发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 白叟组:

体检完之后

妻子突然温柔起来

这让我很害怕

—— 细野理 63岁

遗书上写着

「全部留给妻子」

那是她的笔迹

—— りくそらばあば 59岁

我跟妻子说

下辈子也一起过吧

「不」

—— 匿名 67岁

老婆子啊

把对狗的爱

分一点给我吧

—— 长野芳成 58岁

相伴身边的人,从父母变成爱人。

小时候的成长是与父母碰撞撕扯的日常,婚后,斗智斗勇的那个人变成了老伴儿。其实没分别,都是我爱的人,都是爱我的人。

父母是我来时路,爱人是我身后身。



关于食物

有人说,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这句话,哪怕只想完成一半

也要竭尽全力啊

  • 黄童组:

可乐

大一班 |夏梦瑶和夏梦琪

我最喜欢的饮料是可乐

什么时候我的嘴巴都想喝

如果可乐是大海

那我就变成鲸鱼

下雨的时候躺在海底

天晴的时候跳出海面

你们想不想和我一起

生活在可乐变成的海里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 白叟组:

偷吃孙子的糖

死不承认

嫁祸给猫

—— 银河 48岁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吃饭八分饱

还有两分

用来吃药

—— 黒泽基典 45岁

真好吃啊

虽然忘了

刚刚吃了什么

—— アリス 52岁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既不想辜负美食,也学会了保养身体。

爱太虚无缥缈,而美食是舌尖上的爱。以前以为自己至少可以不辜负美食,却发现,到了一定年纪,吃到嘴里的美味转头就能忘记。

小时候愿意溺死在食物的海洋里,现在也学会了乖乖保养身体。要一日三餐定时的,除了吃饭,还有吃药。



关于身体

运用自己的身体

是人与身俱来的本能

只可惜,到了年纪

第一个不听使唤的,竟然也是自己

  • 黄童组:

眼睛

by陈科全 | 作于8岁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

装得下高山

装得下大海

装得下蓝天

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

有时遇到心事

就连两行泪

也装不下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 白叟组:

同学会上

大家鞠躬道别

结果一起站不稳

—— 石冈和子 82岁

白内障手术后

看到自己的老年斑和皱纹

吓了一跳

—— 村川清嗣 71岁

别这样

我只是睡个懒觉

不用摸我脉搏

—— くずれ荘の管理人 49岁

人老了

打个喷嚏

都要赌上性命

—— 佐藤和泽 83岁

以前我自豪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让我害怕

以前让我引以为豪的年轻的、蓬勃的身体,却也到了打个喷嚏都要堵上性命的境地。

第一个不听使唤的,竟然是自己。



关于自然与死亡

这个主题是特别的,因为,

这两个是双方各自独有的主题

似乎老人们都不再仰望星空

而孩子们几乎不会思考生命逝去

这仅仅是差异?

还是我们在成长中丧失的能力?

  • 黄童组:

by 姜二嫚 | 作于7岁

2010年生的“萌派诗人”

晚上

我打着手电筒散步

累了就拿它当拐杖

我拄着一束光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蓝月亮

中班 | 单丹妮

蓝月亮啊蓝月亮

你是不是和天上的月亮不一样

如果把你倒进小河

河水会不会变得清澈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月亮瘦了一点

by李泓渔 | 作于11岁

路边

有一个干净的水坑

里面有一个月亮

我用力一踩

月亮随着水花飞出去

可等水平静后

月亮还是在那儿

只是瘦了一点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原谅

春天来了,

我去小溪边砸水

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

到了花开的时候

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

真正原谅了我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当6岁撞上60岁,同样是写诗,差距却是大半个人生


  • 白叟组:

越来越淡了

头发、记忆

和存在感

—— 北斗 46岁

曾经想要的自由和时间

现在

多到手足无措

—— 藤原ノブ 77岁

拍了遗像

说我笑过头了

不让用

—— 神谷泉 50岁

要是知道死期就好了

这样我就会

把存款都花完

—— 遥 77岁

入手了一块墓地

可以俯瞰

女子高中

—— 甲斐良一 66岁

寂寞了

跟电话诈骗犯

煲电话粥

—— 星野透 72岁

当我们不再仰望星空

小时候,我们可以“拄着光”、“把蓝月亮倒进小河”、和春天玩耍,再取得春天的原谅......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会思考起自己的死期,会对着大把的时间手足无措。

和春天玩耍的孩子,恐怕不会了解独自去拍摄遗像时的心情。

//////////

孩子们的作业治愈了我,老人们的诗篇惊醒了我。

成年人已经不再相信童话,孩子们还在执着地描述着自己的梦。不知道当这群小朋友,到了60岁,还能不能写出当时的诗句,又或者,已经不再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