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

今天A股被中石化震动了,市场上一则大消息,让中石化这个巨无霸的股价瞬间跳水,截至27日下午收盘,中石化暴跌近7%,收报5.25元/股,A股市值没了460亿。

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

由于中国石化在上证综指占了2% 的权重,它的暴跌也把上证指数带了下去。

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基金君梳理了一下。

中石化确认两人离职

或因巨额交易亏损

消息来自路透社报道,中石化已暂停两名高管的交易业务。

陈波为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

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

根据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介绍:

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

中国联合石油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石油外贸公司,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营管理。公司于1993年1月8日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2.7亿元人民币。公司拥有原油、成品油进出口经营权和原油、成品油境外期货业务许可证。公司归口管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炼化系统所需原油和成品油进出口业务。

公司依托中国石油雄厚实力,充分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积极开拓原油、成品油、化工品、天然气进出口业务和海洋运输业务,不断延长贸易价值链,丰富贸易手段,进出口业务获得快速稳健发展。公司在美国纽约商业交易所拥有两个交易席位,通过参与原油和成品油期货交易,摸索规律,增加了公司对全球石油贸易的参与权。公司与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往来,在国际石油市场享有良好的声誉。

据媒体报道,记者从中石化集团有关人士处证实,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近期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目前,联合石化公司各项工作运行正常。

在今年9月的时候,联合石化总裁陈波在年度亚太石油会议(APPEC)上称,在5-7月削减进口之后,联合石化已经恢复了沙特原油的正常进口。鉴于全球市场当前的供需态势,原油价格在每桶60-80美元是正常的。

不过9月底至今,全球油价走出了为期三个月的跌势,布油近三个月的跌幅达到36%。

中石化突然暴跌近7% 2高管或因巨额交易亏损遭停职

回顾“中航油”巨亏案

身为中国航油(新加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油)执行董事和总裁的陈久霖,因为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在导致中航油总计亏损达5.5亿美元(公司净资产仅1.45亿美元)之后,于2004年12月8日被新加坡警方逮捕。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石油市场风云变幻。为了规避石油现货风险,20世纪80年代国际原油期货这一金融衍生品应运而生。随着我国石油进口量的大幅增加,国家批准一些大型国有石油企业在石油上做套期保值。

2003年4月,中航油集团被批准进行境外期货交易。

在总裁陈久霖的带领下,中航油新加坡公司从一个濒临破产的贸易型企业成为国际性石油公司,净资产从1997年起步的21.9万美元快速增长为2003年的1亿多美元,总资产近30亿,可谓“买来一个石油帝国”,一时成为资本市场的明星。陈久霖被《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亚洲经济新领袖”,并入选“北大杰出校友”名录。

2004年9月24日晚,中航油刚刚荣获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颁发的2004年度“最具透明度企业”奖,这是其第二次获得这项荣誉。

2003年下半年,中航油开始交易石油期权,初涉及200万桶,中航油获利

2004年一季度:油价攀升导致公司潜亏580万美元,公司决定延期交割合同,期望油价能下跌;持仓随之增加。

2004年二季度:随着油价持续升高,公司的账面亏损额增加到3000万美元左右,公司因而决定再延后到2005年和2006年才交割;持仓再次增加。

2004年10月:油价再创新高,公司此时的持仓达5200万桶石油;账面亏损再度大增。

10月10日:首次向母公司呈报交易和账面亏损。为了追加保证金,已耗尽近2600万美元的营运资本、1.2亿美元银团贷款和6800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亏损高达1.8亿美元。

10月20日:母公司提前配售15%的股票,将所得的1.08亿美元资金贷款给中航油。

10月26日和28日:公司因无法补加一些合同的保证金而遭逼仓,蒙受1.32亿美元实际亏损。

11月8日到25日:继续遭逼仓,截至25日的实际亏损达3.81亿美元。

12月1日,在亏损5.5亿美元后,陈久霖不得不向新加坡高等法院陈述真相,以求破产保护。

在5.5亿美元已经灰飞烟灭之后,陈久霖痛心之余,也曾经面对友人,做过反思:自己确有一些地方是错了。错在何处呢?“我太相信别人了,公司有资深交易员、风险管理委员会、内审部三道关呀!”他也承认,自己开始时并没有想到,“后来需要那么多保证金,我们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在资本市场上,“现金是王”,而身为CEO的陈久霖甚至并未根据公司的财务实力,为此次投机交易明确设定一个现金头寸的上限。无限开放的赌注,加之永不服输的心理与支持这种心理的“判断”,爆仓只是迟早之间。

本文源自中国基金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