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菜我家一周至少吃一次,孩子吃了长高,学习好!


               

笃公刘,匪居匪康。
乃埸乃疆,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维其有.
鱼在,在藻,
有颁其首,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
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
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
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
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
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
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
,君子有酒,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
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
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
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既优...
雄雉于飞,
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乃埸乃疆,
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
裳裳者华,
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维其有.
鱼在,
在藻,
有颁其首,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
王在,
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
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
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
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
,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
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
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
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
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
既优...
雄雉于飞,
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
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
,悠悠我思。
乃埸乃疆,
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
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
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维其有.
鱼在,在藻,
有颁其首,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
王在,
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
在藻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
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
,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
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
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
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
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
,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既优...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乃埸乃疆,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
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
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
,维其有.
鱼在,
在藻,
有颁其首
,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
王在,
在镐,
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
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
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
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
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
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
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
嘉宾式燕以乐。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
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
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
蜉蝣掘阅,
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
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
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
上天同云,
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
雄雉于飞,
我之怀矣,
雄雉于飞,
展矣君子,
瞻彼日月,
悠悠我思。
匪居匪康。
乃埸乃疆,
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
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
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
我心写兮,
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
我觏之子
,维其有.
鱼在,在藻,
有颁其首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
王在,在镐,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
,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
,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
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以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
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以定我
南有嘉鱼,烝然
,君子有酒,
嘉宾式燕以乐。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烝
君子有酒,

喷香炒三丁

相信一定有很多和辣妈一样的土豆控, 炒土豆丁经过煎炒的土豆,外酥内软,非常香。


食材

五花肉150克、大土豆1个、彩椒2个

葱末姜末适量、食用油

料酒、老抽、盐


步骤

1、准备好需要的食材。这种炒丁的,还可以用胡萝卜、莴苣、水芹等,只要是口感脆脆的时蔬,都比较适宜。



土豆切小块后,过清水两遍,这样去掉淀粉后翻炒的时候,就不会粘锅了,也不用放太多油。



2、坐热油锅,放入少许食用油,先放入肉丁,快速翻炒至变色,接着倒入一大勺的料酒,加入葱末姜末炒匀。



3、放入土豆丁,加入1小勺的老抽,翻炒均匀后加入小半碗开水,焖5分钟。



4、接着倒入彩椒丁,加入少许盐。彩椒就很容易熟了,翻炒后2分钟即可出锅。不要等收汁太干,有些许汤汁的才好吃。



               

笃公刘,匪居匪康。
乃埸乃疆,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维其有.
鱼在,在藻,
有颁其首,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
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
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
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
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
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
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
,君子有酒,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
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
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
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既优...
雄雉于飞,
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乃埸乃疆,
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
裳裳者华,
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维其有.
鱼在,
在藻,
有颁其首,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
王在,
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
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
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
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
,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
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
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
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
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
既优...
雄雉于飞,
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
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
,悠悠我思。
乃埸乃疆,
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
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
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维其有.
鱼在,在藻,
有颁其首,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
王在,
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
在藻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
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
,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
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
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
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
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
,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既优...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乃埸乃疆,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
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
干戈戚扬,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我心写兮。
我心写兮,
裳裳者华,芸其黄矣。
我觏之子
,维其有.
鱼在,
在藻,
有颁其首
,王在,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
王在,
在镐,
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
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
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
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
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
以谨无良。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南有嘉鱼,
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
嘉宾式燕以乐。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
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
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
南有樛木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
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
蜉蝣掘阅,
麻衣如雪。...
信彼南山,
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
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
上天同云,
雨雪雰雰,
益之以霡霂。
雄雉于飞,
我之怀矣,
雄雉于飞,
展矣君子,
瞻彼日月,
悠悠我思。
匪居匪康。
乃埸乃疆,
乃积乃仓;
乃裹餱粮,
于橐于囊,
弓矢斯张,
爰方启行。
裳裳者华,
其叶湑兮。
我觏之子,
我心写兮,
是以有誉处兮。
裳裳者华,
我觏之子
,维其有.
鱼在,在藻,
有颁其首
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
王在,在镐,
鱼在,在藻
我出我车
,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
,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釐尔成,来咨来茄。
嗟嗟保介,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於皇来牟,将受厥明
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
惠此中国,
以绥四方。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无纵诡随,以
畏途巉岩不可攀。
式遏寇虐,
憯不畏明。
雄飞雌从绕林间。
柔远能迩,以定我
南有嘉鱼,烝然
,君子有酒,
嘉宾式燕以乐。
连峰去天不盈尺,
南有嘉鱼,烝
君子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