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相比80年代的风光,如今的合和实业与香港一样,沉寂了很多。昔日,胡应湘的合和与长江、新世界、新鸿基、大昌等,合称“华资地产五虎”,巨资建设的66层合和中心曾雄霸香港地标王座十年之久,睥睨香港,令胡应湘在香港声望达到了顶峰。如今,合和实业私有化提速,引李嘉诚家族旗下“长实”两度增持。

也许有人会说,香港“基建先锋”胡应湘,廉颇老矣!可我说,测量财富不单看长度,更要看广度、深度,与很多香港富豪相比,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胡应湘:人无远虑 必有近忧!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香港合和实业有限公司主席胡应湘

看远一点,是香港合和实业有限公司主席胡应湘做每个决定的首要考虑因素之一。

连接香港、澳门和珠海三地的“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后,被誉为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的胡应湘,接受中新社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圆了自己的心愿!”从最初酝酿建设到2018年10月24日建成通车,这座大桥已历经35年之久。

1983年,胡应湘率先提出兴建“内伶仃洋大桥”(即港珠澳大桥前身)设想,因种种原因计划被搁置,但他从未放弃,一直不遗余力地坚持推动修建这座大桥。胡应湘感慨道:“看事物不是只看一天的,要有眼光看得长远一点好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胡应湘说当初他进去(内地)做高速公路,有的人跟他说,我们连单车都买不起,你搞什么高速公路!?现在有人说了,那里(整日)塞车。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胡应湘在他的办公室

胡应湘,工程师出身,在香港有“基建先锋”之誉。由于他本身就是土木工程的专家、内行,所以,他投资的许多工程项目的设计,都是他亲自绘图、设计,甚至可以这么说,其家族掌控的合和所有的工程都须经他认真审定才可施行。

胡应湘也是香港商界中的“北上先锋”,他说:“我记得邓小平那时候说要改革开放,我就看到了珠江三角洲的发展,做公路、做电厂、做桥等。”“你一定要有长远的目光,主动一点,如果你被动,一定又贵又做不好。

除了建设港珠澳大桥的这个梦外,从80年代初,胡应湘即决心向内地投资。当年父亲胡忠在他出生之时,就已享有香港“的士大王”之称号,可胡应湘后来却及时建议他父亲胡忠解散车队,转型地产,让胡氏家族事业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投资广州中国大酒店的胡应湘(左2)、李嘉诚(左3)等

1978年,由胡应湘牵头,包括李嘉诚、郑裕彤、冯景禧等组成的香港财团,在广州投资中国大酒店,这是改革开放以后内地的第一家合资酒店,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大酒店还创造了改革开放后首次采用“BOT模式”并引入内地的先例。

事实上,早于1977年,胡应湘就与10多位港商进入内地考察,行程长达27天。

上世纪80、90年代,很多关注中国改革开放的国外投资者,曾把胡应湘在内地投资一举一动作为中国市场和政策的重要风向标。同样,内地亦将胡应湘当成“看世界”的活标本,检验政策成效的“试刀石”。邓小平曾对胡应湘说:“要快点建成高速公路”;而另一位国家领导人则说,“胡应湘是带头羊,他做好了,后面跟进一半。”

胡应湘“北上”的远见、胆识、学识和勇气,不仅获得国家领导人多次盛赞,更是引起国外资本及投资界的高度重视,英国《投资分析》杂志有文章如此写道:“胡应湘名下的合和实业是世界上最大的最纯粹的以中国为投资对象的私人公司,因此也是受中国风险影响最直接的公司。如果对中国有信心,你就买他的股票;如果你对中国没信心,你就不买他的股票。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位于66层香港合和中心的胡应湘办公室

上世纪70年代,胡应湘主导下的合和实业成功上市,成为了当时盛极一时的华资地产五虎将,可与其他地产“老虎”不同,走在内地投资最前线的胡应湘却选择做公路、做电厂、做桥等,而不是“坐地生金”大搞地产。

从1979年开始,胡应湘在珠三角地区先后投资建设广深珠高速公路、沙角电厂、虎门大桥、深圳罗湖、皇岗口岸等工程;其中,广深高速公路是中国内地第一条合资兴建的高速公路,从1981年签约意向书到1997年全线通车运营,从谈判到后来的申请、征地、融资等,每一步都是几多波折,充满挑战。胡应湘回忆称,“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把项目做成的!”

别人搞房地产更赚钱,可为什么胡应湘却“视而不见”,将投资重点放到耗时长、收益少、见效慢的基建投资上呢?写信向广东省省长进言兴建广深高速公路,胡应湘信中如此写道:“国家经济要腾飞,就必须优先发展三项事业,即交通、能源和通讯。”胡应湘还一针见血指出,“我一直想看见香港和珠三角的关系更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香港的前途!”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李嘉诚与胡应湘(左1)、胡应湘父亲胡忠(右2)、哥哥胡文瀚(右1)

李嘉诚与胡应湘、胡应湘的父亲胡忠、哥哥胡文瀚,都是好朋友,当年能一起投资中国大酒店,可见关系不一般。胡应湘的长兄胡文瀚亦是一位香港工商业巨子,被称为“中国冷气机制造第一人”,早于1953年就在香港创办中国冷气有限公司。1975年至1980年,时任利威兴业集团主席的胡文瀚,担任香港工业总会主席。

曾有很长时间,胡忠家族、包括胡应湘个人的实力要远远超过“超人”李嘉诚,不过,与如今香港首富李嘉诚家族相比,胡应湘大举到内地发展后,即便事业重回巅峰,却与李超人财富的距离越拉越大。作为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为了这座大桥,胡应湘不惜与好朋友李嘉诚翻脸,毕竟,李嘉诚是利益受损最多的人之一。

李嘉诚旗下的和黄,是全球最大的港口集团之一;其中,香港的21个集装箱码头中,李嘉诚旗下就有13个;不少人说,这些集装箱码头如同“印钞机”一样,源源不断为李氏商业王国赚钱。事实上,胡应湘多次炮轰李嘉诚,比如他建议香港向南方电网买电,而李嘉诚是香港“电王”,旗下的“电能实业”把控着香港过半电力供应。

中国华南地区最大的火力发电基地——沙角发电厂,由相互毗邻的A、B、C三座分厂构成;其中,沙角B厂亦是运用“BOT”融资方式,建设的沙角B厂全部为胡应湘个人出资,可10年后须无偿把电厂交予国家使用。即便如此,他依旧投资155亿元,建设了沙角C厂。

“富可敌国”可让人仰慕,可创造财富的最高境界是财富的“精神遗产”!那些放眼长远、惠及国家及子孙后代的财富创造、财富创造的过程及结果,才是让人备受敬重、世代相传、津津乐道的。

与李嘉诚等一样,胡应湘也是追逐财富的创造者,相比于创造财富几何式倍增,那些具有伟大使命感、具有为子孙后代着想更具价值意义的财富创造者,更是财富的“王者”!如此来看,胡应湘是不是活得更洒脱,您以为呢?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合和实业私有化背后:为下一代接班?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合和实业主席胡应湘与董事总经理胡文新

近来,合和实业私有化备受关注。2018年12月5日,合和实业有限公司首次正式发布私有化官方消息,公告称于2018年12月2日,要约人Petrus HK CoLimited提出对合和实业进行私有化,并以向计划股东支付每股38.8港元的注销金,本计划共涉股5.48亿股,涉资212.56亿港元。

其中,计划股份包括两部分:一是胡应湘及其夫人、胡嘉明、胡芝明等财团要约人一致行动方实益拥有、控制或指示行使的3.2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约36.93%。二、另一部分是计划股东(包括非财团要约人一致行动方)持有5.48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约63.07%。

Petrus HK CoLimited系Tiger HK Co Ltd的下属公司,而Tiger HK Co Ltd,则由胡应湘其夫人郭秀萍各自拥有50%的股权。另外,胡嘉明、胡芝明是胡应湘的两位女儿。资料显示,胡应湘及其夫人、胡嘉明、胡芝明,与财团其他要约人如胡应湘的多位侄儿、副主席何炳章等联合而成财团要约人一致行动方,并提出拟将合和实业私有化。

不过,有个怪现象,即胡应湘儿子、合和实业董事总经理胡文新与他的外公,即胡应湘夫人郭秀萍的父亲郭子华,以及新鸿基地产联合创办人郭得胜次子郭炳江(Thomas Kwok),被视为该建议的非财团要约人一致行动方。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合和实业董事总经理胡文新

2月18日,合和公布,要约人近期获悉,郭子华于去年(2018年)12月6日出售40000股合和,作价介乎34至34.2元;证监会已向要约人表示,将就与郭子华出售股份有关的情况展开调查,以评估是否存在涉及收购守则规则21.2及规则22的事宜。

合和实业,是一家于1972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地产公司;宣布私有化后,李嘉诚家族旗下长实持有的Brilliant Shaft Limited,曾两度买入,增持0.101%的合和股权。

长子胡文新被列入私有化进程中的“非财团要约人”,而且胡文新本人还是合和实业董事总经理;如此精巧的安排,一个可能会被排除的原因,就是家族内部矛盾,因为与他一道列入“非财团要约人”的还有他的外公郭子华及Thomas Kwok。

那么,合和的这次私有化,可被理解为下一代接班做准备。毕竟,掌门人胡应湘年纪已不小了,胡文新于去年新任执行副主席,可能就是传承计划中的一个布局。值得注意的是,与之同时,另外一位家族成员胡文佳,出任合和实业独立非执行董事,他是胡应湘侄儿、胡应湘大哥胡文瀚之子。

胡应湘、郭秀萍夫妇育有4个孩子,二儿二女,长子胡文新,生于1972年;次子胡文康,据传曾患自闭症;长女胡嘉明,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医学系,儿童整形外科医生,她大学毕业是1992年,如此来看,她应该是4个孩子中的长姐。次女胡芝明,留学毕业于哈佛大学建筑系,服务于家族企业合和实业。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香港红十字会会主席胡郭秀萍(左2)

胡应湘夫人胡郭秀萍,现为香港红十字会会主席。上市家族公司私有化,有各种目的,通常而言,将上市公司私有化,便于公司的日常管理运营;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重新梳理股权架构,比如百年利丰冯氏家族,当初退市私有化再启动上市,就是“修剪枝叶”,让家族更好地掌控企业。

1989年,利丰的冯国经、冯国纶兄弟引入私募基金,将公司私有化,并买入上一代姑姑冯慕英、冯丽华子女,即他们表兄弟的股权。

接下来,有必要简略提及胡应湘的家族历史,胡应湘曾表示,“我是香港的第三代,我的祖父从广东来香港,父亲1902年在香港出生”,也就是说,其家族命运与香港的前途命运息息相关。

胡应湘的大哥胡文瀚(原名胡应沾),生于1920年,胡应湘生于1935年,是父亲胡忠的第三子,均是在香港薄扶林村出生的。曾有一段时间,胡忠与两个儿子胡文瀚、胡应湘,被称为胡家“一门三杰”,而载入广州荣誉史册。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香港“的士大王”胡忠全家福,前排左2位胡应湘

香港著名实业家、知名慈善家、香港“的士大王”胡忠,其族谱的名字叫“胡祥忠”,祖籍是广州花都的花东大东埔阳升村。

在广州下辖花都区的花东、狮岭、花山、炭步等地,胡姓人口不算多,非在地大姓。胡姓的祠堂在花都,现存二处,一处是花东镇阳升村的胡氏宗祠,另一处是花东镇保良村胡家庄的绍文胡公祠。阳升胡氏祠堂,中堂上悬挂“树猷堂”木匾,有柱联写道:“剑锋芳泽,谱牒重辉,弟友兄仁同德树;安定家风,箕裘克绍,孙贤子孝展鸿猷。

胡氏始祖胡公满,隶属福建贤公世系;而花都阳升胡氏的开基始祖三山公,系由佛山市三水区梅花村迁居而来。先祖中,清康熙年间的胡嘉宾,系花县创县的功臣之一。原来,花县建县前,与番禺、清远、从化等错壤,是一个“三不管”地带。协助清廷平定“花山寨”匪患后,胡嘉宾草拟《建县条议》,1686年,清政府析南海、番禺二县部分区域,置县“花县”。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阳升胡氏宗祠

胡应湘的父亲胡忠,生于1902年,1921年,他在香港开出租车,也当过货车司机,到1940年初,胡忠已拥有40多辆的士。1960年,胡忠的的士占香港总数的一半,被称为“的士大王”。

后来,胡忠听从三子胡应湘建议,转型并涉入房地产,为香港合和实业有限公司和大宝地产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胡忠热心慈善公益事业,比如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保良局胡忠中学,还有家乡花都区胡忠医院、花东镇桑梓大道等,都是由他及家族捐建的。1991年7月31日,胡忠病逝于香港,享年89岁。

大哥胡文瀚,也是一个工商巨子,他是中国冷气机制造第一人,“惠风”牌冷气机曾享誉一时;除创办“中国冷气”外,他先后创办惠风制衣厂、利威实业、利威房地产、利威工业,旗下的利威兴业集团曾为香港工业发展做出很大贡献。

胡文瀚,毕业于英皇书院、香港大学工科及国立中山大学工学院,获机械工程学士、香港理工学院荣誉工学博士和香港大学荣誉法学博士衔;作为子承父业第一首选人物,身为“的士大王”大太子的胡文瀚,由于熟悉汽车技术及运输业务,曾于二战后期被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汉魂破格委任为省府设计考核委员会专员,时年25岁,是当时广东省府最年轻专员。

顺带一提,胡文瀚还是香港第一个大学毕业的的士司机。他从14岁时就协助父亲管理车队,读中三时利用课余时间学会驾驶汽车,18岁在英皇学院读书时已考取汽车驾驶执照。

港珠澳大桥构想“第一人”,多次炮轰李嘉诚,胡应湘活得最洒脱!

胡应湘(右)与父亲胡忠(左3)、母亲江素琛(左2)

胡应湘的母校普林斯顿,有一条伟大校训:“为国家服务、为人民服务”。 胡应湘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而且他还是当时普林斯顿大学唯一一位来自香港的学生。

二战时,胡应湘的母亲江素琛独自带领她的9个孩子从香港回内地,到广东偏远的韶关、梅县等地避难。即便在如此风雨飘摇的日子,只要条件许可,江素琛都会让孩子们在当地的学校读书。后来,她的这9个孩子均被送进国外的名牌大学。

留美时,胡应湘攻读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土木工程,学成归来后,他不单劝父亲放弃的士业,转型投资房地产,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香港九龙区最高的大厦——楼高26层的“胡社生行”大厦,就是1965年由胡应湘一手策划的。

资料显示,超二成以上的中国家族企业“二代”有海外留学经历,可数据还显示,家族企业年轻一代留学归来后,登上市场经济舞台尤爱服务业,其中从事制造业的比例是最低的。传承和创业,是关乎家族企业成长的一大考验,从胡文瀚、胡应湘兄弟的传承经历来看,中国家族企业新生代们在规划留学生涯时,是否把家族企业发展思路及战略方向一并考虑在内呢?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