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臂师长击退日军2个师团,告假回乡结婚,以临阵脱逃罪被枪决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历史序言,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最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在抗日战争中,国军浴血杀敌,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但也不能掩盖其内部的不堪。国军因为派系林立,彼此明争暗斗,很多上级军官为了打击异己,或者逃脱战争失利之责,而拉了很对下级军官当替死鬼,廖龄奇就是被蒋挥泪斩了的马季。

廖龄奇,1904年出生于湖南祁阳县人,21岁考上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参加了北伐战争,尤其是在汀泗桥战役中,他置生死于不顾带头冲锋,身负重伤,右臂被子弹打残。真是因为汀泗桥一战廖龄奇一夜成名,被调入国军74军第88师,88师是蒋的王牌部队,是少有的德械师,是嫡系中的嫡系。

1937年日军大举进攻上海,88师奉命进驻南翔一线抵抗日军,当时参战的58师旅长阵亡,廖龄奇被调任58师当旅长,指挥全旅与日军奋战80余天。后来,廖龄奇被调到南京协防,当日寇围攻南京时,廖龄奇旅奋勇抵抗,在两位团长阵亡的情形下依旧坚持在前线督战。后来,58师师长龙慕韩因为指挥混乱导致队伍惨败,被蒋下令击毙,廖龄奇随即当上了58师师长。

廖龄奇当上师长后大战所能,指挥部队在第一次湘北会战中重挫日军。廖龄奇因为自恃功勋卓著,看不起顶头上司、74军军长王耀武,甚至一度想率领58师加入原上级俞济时组建的第5军,引起了王耀武乃至白崇禧的强烈不满,结果还导致俞济时丢掉了5军军长官帽。廖龄奇的自傲,也为他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伏笔。

1941年9月,第二次长沙会战打响,薛岳向74军下达军令要求快速赶往浏阳前线参战,此时廖龄奇因先前请假回乡结婚还在老家省亲。廖龄奇接到军令后,随即徒步赶往了长沙,此时日军在得知国军线报后已经日强渡了新墙河,而且追着58师狂轰滥炸。廖龄奇回到师部后,就和日军打了起来,在极端困难的情形下,曾多次打退日寇的猛攻,但敌我实力悬殊,58师被分割包围,军长王耀武也差点阵亡。薛岳不得不下令74军转移到浏阳河以北。

然而,廖龄奇却抗拒了薛岳的军令,自行集结部队收容伤残突围,然后强行拦下一列火车,将残部拉到了株洲。更匪夷所思的是,廖龄奇到达株洲后,居然离队顺道回了老家祁阳县探亲,没有参加后来的会战。这一次,廖龄奇被抓住了把柄,薛岳和王耀武为了推卸指挥不当战事失利,联手起来指控廖龄奇不听指挥畏战脱逃,错失了与51师和57师会师后发动侧翼攻击行动的良机。于是,薛岳电令祁阳县将廖龄奇逮捕,押回南京。

廖龄奇押回南京后拒不认罪,坚定认为是薛岳、王耀武自己指挥不当弃城逃跑,然后跑去蒋面前告状。蒋认为廖龄奇拆了自己台,让嫡系部队丢了脸,为了不给杂牌军包庇的口实,最终决定“挥泪斩马谡”。后来,廖龄奇在未经军事法庭审判的情况下就被枪毙了。廖龄奇死后,蒋亲自指示按抗日阵亡将官给予抚恤,并将其遗体安葬在南岳忠烈祠。



(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