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给Apple New+面子,库克怎么办?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给Apple New+面子,库克怎么办?


众所周知,苹果的春季发布会主打的是“软服务”,是一次由硬及软的变化,也是库克希望给苹果打造一次全新变革的开始。我们也关注到,苹果这次发布会上唯一给出了服务价格的就是其新闻业务——Apple New+服务,虽然价格不是很高,也才9.9美元/月。不过,对于一些移动资讯异常迅捷,人们获得资讯的渠道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愿意接受这种新闻收费服务模式吗?而且,内容的提供者愿意给苹果提供自己的内容产出吗?

很显然,有人是不买账的。来自美国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的消息称,苹果公司新推出的Apple News+服务并没有得到《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支持,也就是说两家媒体并不买账苹果的收费服务,也不给苹果面子。不允许苹果的“客户端”呈现自己的新闻内容,这也就掐断了苹果获得资讯的两个重要媒体。当然,从某种角度来看,两家报纸不愿意授权苹果的收费服务,也是担心失去与读者的“直接联系”,最终还可能影响公司利润。尤其是苹果公司一贯的“雁过拔毛”的策略以及强势的市场地位,在服务授权的过程中也很难获得更好的收益,更多的利润都将会落入苹果公司的腰包。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给Apple New+面子,库克怎么办?

此外,由于苹果终端的覆盖面非常巨大,如果把自己的内容授权给苹果的Apple New+服务,那么用户是不是就会舍弃自己的产品本身?对于媒体自身而言,无论是自己的移动客服端,还是网站本身,甚至包括内容输出,都会遭受一定的影响,这显然是两大报纸不愿意看到。也担心自己的用户群体会转移,进而更依赖了硬件终端本身,也就是苹果公司的服务本身,而忽略了内容制造的自主性。更主要的是,一旦这种习惯养成之后,那么用户的变化将直接影响自己的订阅,直接把媒体沦为苹果公司的内容“打工仔”了。因此拒绝合作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也有几个问题值得关注:其一就是内容输出的模式改变究竟有多少值得期待的地方?尤其是终端设备商因为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用户意味着数据流,数据代表着关注量,如果不合作,依托自身的渠道,包括数字化渠道是不是可以得到更多用户的认可和追逐?这是考验媒体自身发展的“硬指标”。我们看到一些传统的媒体接连倒闭或者转型,也是因为这种影响带来的直接结果。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给Apple New+面子,库克怎么办?

其二是内容输出者如何营造自己的客户群?这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以前人们会通过报纸、杂志来了解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会订阅报刊杂志。但是随着移动终端的快速流行,以及海量资讯的泛滥,如何在这种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获得固定用户的支持,以及拓展自己的外延,获得更多用户的认可和订阅,即使是在数字端的订阅,都是一种进步。不过,这种模式的扩展对于媒体本身而言,存在着一定的压力和技术匮乏的尴尬。

苹果推出新闻订阅服务Apple News+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大量的数据流和用户流。目前,新服务已经吸收了Texture的所有杂志订阅,同时增加了一些报纸,如《华尔街日报》和《洛杉矶时报》。据悉,早在去年春季,苹果公司在宣布收购杂志订阅服务Texture后不久,就已经在运筹这种新闻服务收费模式。不过,遭到《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抵制,对于苹果公司而言,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给Apple New+面子,库克怎么办?

有媒体披露的消息称,苹果公司一直诱惑这两大报纸的一种策略就是“我们会让你们成为世界上阅读量最大的报纸。”但是,有一个谈判焦点不可忽视,那就是:“苹果希望拥有这两份报纸的全部内容,而非部分内容。但令这两大报纸担忧的是,一旦加入Apple News+,就有可能放弃与读者的直接关系,并蚕食当前的订阅用户。”此外,还有就是对收益分配的不满,据悉,两大报纸不愿意和苹果公司合作,是因为苹果给出的50%营收分成模式。

《华盛顿邮报》的发言人表示:“我们的业务重心是扩大我们自己的订阅基础,加入Apple News+在这一点上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纽约时报》表示,新闻业和公司业务更多地受益于与读者建立起的“直接关系”。言外之意,苹果公司横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据悉,虽然Apple New+得到了《华尔街日报》的支持,但所提供的内容也是相当有限。只有一系列的一般性新闻和社论文章正通过苹果来推广,其他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搜索,且限制在三天的时间内。这样的结果就是,对一些深度读者而言,他们可能仍希望正常地订阅《华尔街日报》,即直接订阅,而非通过Apple News+。那么,这种新闻服务模式对于这些用户来说就显然成为一个鸡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