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围点打援经典战役,一比六的战损比,直接被日本写进教科书

神头岭伏击战,是我八路军第129师,于1938年3月16日,在山西省潞城县至涉县之间,邯(郸)、长(治)公路上进行的一次伏击战,歼灭了侵华日军第16师团、第108师团、第14师团各一部,共一千五百余人,击(烧)毁汽车百余辆,沉重地打击了入侵晋东南地区日军的嚣张气焰,破坏了敌之交通运输线,有力地策应了我第115师在晋西地区的作战行动,钳制了日军向黄河南岸和西岸的进攻。

八路军围点打援经典战役,一比六的战损比,直接被日本写进教科书

基本内容

神头岭伏击战 神头岭 伏击战,是我八路军第一百二十九师,于1938年3月16日,在山西省 潞城县至 涉县之间,邯(郸)、长(治)公路上进行的一次伏击战,歼灭了侵华日军第16 师团、第108师团、第14师团各一部,共一千五百余人,击(烧)毁汽车百余辆,沉重地打击了入侵晋东南地区日军的嚣张气焰,破坏了敌之交通运输线,有力地策应了我第115师在晋西地区的作战行动,钳制了日军向黄河南岸和西岸的进攻。

1938年2月中旬,侵华日军为配合其津浦线作战,以其第14、第16、第20、第108、第189师团各一部,共3万余人,从平汉、同蒲、道清[河南滑县(原道口)至博爱(原清化)之间的一段旧铁路]等铁路线,向晋南、晋西发动进攻。

当时我八路军第129师,根据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在正太线上积极开展游击战争,开辟根据地,建立和发展地方武装力量。2月22日以吸打援敌的战法,在井陉、旧关之间的长生口设伏,歼敌一部。此后,南移至武乡、襄垣地区,破坏敌后方补给线,寻机歼敌,以策应我第115师在晋西的作战行动,钳制日军向潼关进攻。3月8日,部队进至襄垣以北的下良镇、西营一带,根据当时情况拟定了"在黎城、东阳关、涉县之线,寻求敌人弱点或诱其暴露弱点而痛击之"的作战方针,并立即开始周密的侦察和进行必要的作战准备。邯长公路是晋西南的敌军从平汉线取得补给的主要交通线,沿线各县城都有敌军驻守。涉县驻敌四百余人,黎城驻敌一千余人,该城是敌第108师团的重要兵站基地,潞城驻敌三千余人。沿线敌之运输车辆来往频繁。

根据当时侦察的情况判断,和敌一处受袭他处必援的规律,我第129师决定,首先以吸打援敌的战法,在神头村地区伏击歼敌,尔后寻机再战。

为打好这一仗,部队进行了充分的政治动员和各项作战准备。准备设伏于神头村南北公路两侧,歼灭潞城出援之敌。3月15日21时,部队向伏击地区开进。16日2时,我第386旅首长接到侦察组报告,神头村南北的一段公路是在山岭上,不在山沟内(图上是在山沟内),神头岭上地形开阔,不便隐蔽,但公路两侧20米百米处有国民党军队过去修筑的工事,可以利用。据此,当即调整部署,以第771团主力埋伏在张庄、王家庄以东公路两侧,正面阻击敌人,并以一个营位于申家山,作为预备队;团特务连前伸至潞河村,向黎城方向警戒,并破坏赵店木桥,断敌交通,确保主力歼敌;以第772团主力埋伏在1187高地和神头村西侧,对敌实施主要突击,利用旧工事严密伪装隐蔽;以第3营(欠一个连)在李家庄以东,准备适时出击,断敌退路;以一个连伸至潞城东北1505高地袭扰潞城之敌,使敌不敢倾巢出援;另一个排在余庄,保障主力侧后安全;以补充团埋伏在薛家庄、安南岭以西地区,从公路东侧突击敌人,还派出便衣二十余人至潞城西南监视长治之。

3月16日4时,我第769团第1营突入黎城城内,与敌展开激战。在得知潞城、涉县之敌均已出援之后,即主动撤至黎城西北乔家庄地区。战至9时许,敌被我击退,返回黎城。

涉县之敌惊闻黎城被袭,以数百人乘汽车来援。刚过东阳关,即发现我第769团设伏部队,并向我射击,我随之还击和组织出击,该敌稍事抵抗,即向涉县回撤。

潞城之敌得知黎城被袭,随即抽调步骑兵一千五百余人向黎城增援。8时30分,敌先头分队乘汽车2辆和骑兵20余人,沿公路通过我设伏地区向黎城开去,我伏击部队将该敌放过。此时,赵店木桥已被我焚毁,该敌被阻于浊漳河南岸。

9时,敌主力纵队先头进至神头村,稍事停顿,并派骑兵向附近侦察搜索,由于我设伏部队坚定沉着,伪装良好,隐蔽严密,敌军没有发觉。

9时30分,敌继续前进,当敌主力完全进入我设伏区后,我各部队按照统一信号,向敌突然开火,发起冲击。第771团拦头,第772团第3营断尾,第772团主力和补充团从公路两侧向敌突击,顿时将敌截为数段。敌在我突然打击下,阵脚大乱,指挥失措,四处奔逃。激战约半小时,我预备队第771团第2营一部投入战斗,敌虽利用大车、死马作掩护,全力顽抗,但大部被我交叉火力和手榴弹杀伤消灭,残部一股窜入神头村内凭借民房抵抗,也很快被我消灭。战至11时30分,除敌百余人由潞城方向逃跑外,其余全部就歼。此时,先前越过我伏击地区进到浊漳河南岸之敌,也被我第771团特务连歼灭。

当神头岭围歼战激烈进行之时,黎城之敌一部曾向神头岭方向增援,但被浊漳河所隔,并遭我特务连阻击,该敌遂在炮火掩护下抢修赵店桥。当神头岭伏歼战基本结束时,我特务连奉命撤回,该敌将桥修复后亦退回黎城。黄昏后,我军又将该桥焚毁。

13时,潞城留守之敌,慌忙增援,被我第772团第7连歼灭于神头村以南。14时,敌又出动百余人来援,大部被我军歼灭,其余窜回潞城。

至16时,神头岭伏击战胜利结束时,毙伤俘敌1500余人,毙伤和俘获骡马600余匹,缴获各种枪支300余件,击毁敌汽车百余辆。我伤亡240余人。

在神头岭伏击战中,我军首先在周密侦察和分析情况的基础上,采取相应的战法。根据敌一处受袭,它处必援的规律,决定采取攻其所必救,歼灭其救者的战法,以一个营强袭黎城,吸引潞城之敌越神头而增援,我以主力在神头岭公路两侧埋伏,凭借神头岭岭窄、两侧地形复杂之有利条件,一举歼灭援敌。事实证明,我采取这一战法,完全符合当时的客观实际,因而取得了预期的胜利。其次,正确选择设伏地区,巧妙隐蔽伪装。神头岭地区地形比较复杂,岭窄沟深,悬崖峭壁,除公路之外,不便敌汽车、骑兵运动和展开,有旧工事和草丛利于我军伪装隐蔽,突然出击。为了切实隐蔽企图,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指挥员要求各部队不要挖动工事上的旧土,踩倒的草一定要顺着风向扶起来。正是由于我军巧妙良好的伪装隐蔽,虽然敌人的侦察搜索队在只距我伏击部队十余米的情况下,却丝毫未能发觉。结果敌军进入我伏击圈时,我军犹如神兵天降,打得敌人蒙头转向,迅速被歼。最后,我军不为表面现象所迷惑,坚决贯彻既定决心。神头岭地区的公路,从地图上判断,是在神头村以西的沟底通过,两侧正宜设伏,但部队进入设伏地区时,发现公路是在岭上,不便隐蔽。指挥员面对这种情况,不慌张,不忙乱,而是沉着冷静地进行仔细分析,发现岭上的旧工事可资利用,只要加以巧妙伪装,就可以切实隐蔽企图,收到出敌不意的效果,因而丝毫未动摇原定的伏击决心,只是作了部署上的调整。实践证明,在掌握敌人心理特点和行动规律的基础上,从实际出发,开动脑筋,仔细研究分析情况,经过主观努力,是可以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