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价比”来谈论人类的京东,让我想起了日本电影《楢山节考》

号称“把员工当兄弟”的京东,近来从上到下地进行了“人力资源优化”,也就是各种变着法地裁员。早先淘汰中高层的时候,舆论还没什么声音;这次要取消快递员底薪,18万雇员沸腾了,舆论也跟着各种发声。

而此时,京东又火上浇油一般,曝光出一份内部邮件。邮件称京东将“坚决淘汰三类人:不能拼搏的人、不能干的人、性价比低的人,有家庭和身体原因也不能免责”。我去翻了翻上下文,发现这令人背脊发凉的表述并无歧义:他们就是这个意思。寒意滚滚之时,想起一部残酷至极的电影《楢山节考》,与这次的京东事件对比后发现,竟如此契合。

用“性价比”来谈论人类的京东,让我想起了日本电影《楢山节考》

《楢山节考》海报

用“性价比”来谈论人

我以前不知道谁会用“性价比”来衡量某个人,现在我知道了,是京东HR。他们并没有错,毕竟不裁员、不淘汰弱者企业就要死,死道友不死道观呗。只是……

就像《楢山节考》的某个影评说的:我们都是怪物的后代,真正的人在进化过程中死光了。

还是说电影吧。

以前某些村子会有传统:让那些年满70岁的老人上山去死。主要是老人们的“性价比”太低了,不能生产、但是要吃饭。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时空,老人们不得不接受这个“传统”,在70生日那天,由后辈悲伤山去冻死或者被野兽吃掉。讲述这个故事的日本电影,就叫《楢山节考》。

故事发生在信浓的一个小村子里,村子旁边的山即楢山。主角玲子婆婆是个很乐观的老人,她对于上山死去这件事看得很开,料理完对后辈的各种担心、各种照顾后,她催促儿子背自己上山,并让他在半路将自己放下,说是不用放山洞了,半路上可以很快冻死,这样比较不痛苦。最后儿子下山时看见邻居把屡次逃回家里的父亲——绑起来扔下悬崖,吓得回去找自己的母亲,才发现母亲早已冻死,像一尊佛。

将“三类人”绑起来,扔下悬崖

如果把京东比作那个信浓的小村子,那么玲子婆婆肯定故事村长刘强东喜欢的那种老员工:对公司的安排极其服帖、将集体幸福看得比个人利益重要得多,兢兢业业干到最后,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不给任何人添麻烦。但可惜,玲子婆婆终究是少数,邻居大叔这样怕死、屡次逃脱弃老风俗的人,才是普遍存在的大多数。

于是乎,邻居大叔因为不遵守集体“风俗”而被子女捆绑起来扔下了山崖。而京东到底是文明了许多,分门别类、约法三章,为“风俗”定了性。你看,这条京东风俗其实很艺术,说要淘汰的是“或不能拼搏、或不能干、或性价比低”的人,而且“不因家庭或身体原因而免责”,非常有大企业范儿。

然后因为自觉的“玲子婆婆”太少、几乎全是不想被“弃老”的“邻居大叔”,所以京东就有理由把他们绑起来扔下工作岗位了。还好,终究是文明时代,不至于要命。但本质还是一样的,一样为了生存和进步,必须弃婴、弃老、弃弱;一样以集体规定为名,使得所有人为整体牺牲个人。怎么样,很像吧?

原始企业大村落

上面的话刻薄了,我其实没有指责京东的意思和资格。虽然量级上不能望其项背,但我好歹也是个开公司创业的,明白在有些问题上,就是慈不掌兵的道理。互联网公司陆续裁员,我没做过调查,但身边确实很多人都在为饭碗发愁。而前几年极速开疆拓土的企业,现在的确也是不得不断臂求存。

就好像一艘船进了水,如果扔下部分乘客,还有可能熬到靠岸;如果求全,那么基本上是大家一起完蛋。这时或许会有仁慈的船长会为了所有人拼搏一把,但企业是什么?企业是以利润为最终驱动的组织,所以他们一定会抛人入海,从利益末尾开始淘汰。

规则如此,人性如此。我们现在的大企业,其实就是一个个硕大无朋的原始部落。平时一致对外,通过交易、打压同行、研发等等手段取得利润,养活内部成员;一旦富足,则内部因分赃而开战;万一穷困,那就不得不减缓生育、选出弃子、节衣缩食。千百年间,并无大不同。

只是我觉得,终究是人,善意的修辞多少可以用用。直接把兽性的规则用冠冕堂皇的话说出来、发在钉钉上,那么——

像先哲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1848~1850年的法兰西斗争》的补充修正手稿中说的那样:“资本家们的假意交好,让工人们在被充分剥削压榨后,依然抱有生活的希望。然而,一旦有工人相信了资本家,因为生活的困难,真心去求助时,他们就撕掉了面具,为了保卫自己的利益,用尽一切冷酷的手段。然而表面依旧和气,甚至手持仁慈的护身符,仿佛他所谓的善良从未改变。”

毕竟刘强东先生当员工是“楢山村”的老兄弟,兄弟还要什么底薪和公积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