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众所周知,郝云老师有一首歌叫《活着》,它不像葛优老师和巩俐老师演的《活着》那么悲情,它是励志的。其中,第二段有几句歌词是“我那可怜的吉普车 很久没爬山也没过河 他在这个城市里 过的很压抑。虽然他什么都没说 但我知道他很难过 我悄悄的许下愿望 带他去蒙古国”。本文的主题出来了,蒙古国,是我们向往的地方,那里有我们的回忆,因此我要介绍蒙古车的军装与配饰。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蒙古国军装也区分礼服、常服、作战服、辅助服装这四大类吧,这是我自己的分类,我的吉普车也没去过蒙古国,更没有打入过蒙古武装力量的内部。但是,世界各国军队服装分类不过如此,蒙古国也先进不到哪去。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这是蒙古国的文工团演出剧照,有俄式的船形帽。看到了船形帽,心里满满的回忆。在那个年代,我们也曾经拥有过这样的军帽,但是那又是一个连一粒尘埃都能被拿出来做文章的年代,船形帽没几年就取消了。蒙古国没有那样的年代,他们现在戴船形帽,他们和她们都是幸运的。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蒙古国的迷彩服,其实有很深的俄系风格,绿色的基调,斑点式迷彩,这些元素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分离出去之后,也在他们的军服里体现。蒙古国不是加盟共和国,地位其实胜似加盟共和国,尽管他们国家根本没有人家俄罗斯那样的森林覆盖率。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蒙古国的数码迷彩,其实每一个数码色块,边缘也都是模糊的,这与咱们的07式迷彩是不同的风格,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比较。不过,这位蒙古国女兵打的手枪,戴的耳塞,倒是在我们这里也非常常见,我就经常这么去打,45环以上是我的常态,但是我的耳膜没被震坏,我的心碎了一地。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礼服,天蓝色调,这是科尔泌的颜色,我在大玉儿的身上见过,其实我也设想,当年的大玉儿,也就这么漂亮吧,不会再有多惊艳了。硬肩章,镶边,像我那年戴过的红牌。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戴贝雷帽穿荒漠迷彩的蒙古女兵,在她们的心里,不会像迷彩那么荒凉,应该还是像蒙古草原那么辽阔,心是自由的。她们没有森林,只有退化的草原,和挖矿带来的生态问题。

蒙古国军装之我见,荒漠迷彩比丛林更适合她们,能戴船形帽是幸运

最后一张了,有些不舍。这位蒙古女兵的宽边眼线,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想到一名体记“冬日娜”。蒙古人的特点就是眼睛小,如果是我,我将以此为美,而不是画宽边眼线,故意去掩饰自己的优点,掩饰自己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