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原秦英林、天邦傅衍、铁骑力士李宗均做客《对话》共商生猪产业

"\u003Cdiv\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天邦傅衍、铁骑力士李宗均......做客《对话》,共商生猪产业发展之路!\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国是世界上第一养猪大国和消费大国,生猪存栏、出栏、猪肉产量均居世界第一,2019年下半年,猪肉价格将上涨70%。2018年实际上是猪周期的一个低谷?不论是低谷还是高点,总有一些人砸重金进入这个行业。这个行业这么赚钱吗?未来“猪周期”还会继续存在?中国的生猪养殖业到了一个什么阶段?我国每年要吃掉7亿头猪,占全球一半的量。而在这7亿头猪里,平均每年进口量只有不到3%,也就是说我们吃的猪肉几乎全靠自产。这么庞大的量,是由谁提供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CCTV-2的《对话》节目中,邀请了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天邦食品有限公司副总裁傅衍,四川铁骑力士集团猪业事业部总裁李宗均,中国畜牧业协会秘书长何新天,全国畜牧总站牧业发展处处长杨红杰,农业科学院信息中心研究员朱增勇做客《对话》,将一起探讨《农业高质量发展之生猪样本》!\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310f2f7e23e3457fb950aee46bd86565\" img_width=\"816\" img_height=\"480\" alt=\"牧原秦英林、天邦傅衍、铁骑力士李宗均做客《对话》共商生猪产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一、非洲猪瘟对养猪企业影响大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经历了惊恐,经历了硬仗,跑赢了非洲猪瘟,现在信心满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副总裁傅衍:都是一场挑战,我们的猪场设计、生产系统的设计、包括生物安全的措施都有一些新的变化\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铁骑力士猪业事业部总裁李宗均:如履薄冰,采用了严密的科学的防控体系,目前为止表现良好\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二、非洲猪瘟过后,猪肉该怎么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非洲猪瘟来袭,猪肉还能吃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朱增勇:猪肉肯定是可以吃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加热到多少度的猪肉吃起来更安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朱增勇:加热到70度以上半个小时可以完全杀死非洲猪瘟病毒\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3、进口猪肉是否比国产猪肉更安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朱增勇:中国的猪肉更适合中国人的口味\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4、非洲猪瘟会传染其它动物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朱增勇:不是人畜共共患病,也和其它物种没有任何关系,唯一的宿主就是生猪\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三、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控制非洲猪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中国畜牧业协会秘书长何新天:非洲猪瘟可防可控、从检测、排查、处理疫情、疫点扑灭、流行病学调查,及时查明疫源防止二次扩散、生猪及其产品调运、对餐厨剩余物饲喂猪进行了禁止,可以有效的切断传染源\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四、打造独立自主的种业重要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每年我国白羽肉鸡的上市量是42亿只\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各家神秘种猪究竟长什么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牧原执行独立的育种方案,牧原的商品猪可以直接做繁育种猪使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傅衍:皮特兰,生长速度快,料比好,一次引种后自己做育种,目标是要超过国外\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铁骑力士李宗均:加系大约克,现在是同步联合育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杨红杰:根本之路是要搞种业的自主创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从国外引种猪就一劳永逸了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把国内好的基因留下来,把国际上好的基因引进来,要做一个在中国环境下最适合的品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杨红杰:2009年我们实施了《全国生猪遗传改良计划》,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了98家国家级生猪场,组建了自己的群进行育种,到现在为止,我们有15万头的群是我们自己的种,我们国家种猪的自给率达到了94%,每年引进的种猪不到1万头,基本实现了自主育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傅衍:2014年八九月份,天邦入股了一家很知名的种猪公司CG,占股40.69%\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3、五兄弟,推动中国种猪业发展!\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联合育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全基因组联合育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4、全国生猪产仔数每年增加0.1头有意义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实施生猪遗传改良计划十年,全国生猪产仔数每年增加0.1头,达100公斤日龄每年缩短了1.1天,但是我国每年出栏7亿头生猪,这0.1头和1.1天就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五、起起伏伏的猪周期是指什么?\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生猪价格和生猪生产的一个周期性的波动,2007年之前猪周期一般是三年左右,2007年以后猪周期在五年左右\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驱动周期的核心要素:利润率\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在低谷时,养猪人都经历了些什么?\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养殖户罗莎:2014年,猪价跌至4.8元\u002F近,成本是7元\u002F斤,一头猪最少要亏400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养殖户潘宗伟:500头规模,亏了几十万\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2014年牧原上市,一上市就亏本,证监会询问,2015、2016年利润又翻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和铁骑力士都是在2014年初生猪最低谷的时候切入养猪\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非洲猪瘟后的下一轮猪周期会怎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傅衍:产业恢复需要时间、疫苗上市未知、时间会往后延一些\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铁骑力士李宗均:看好往后两三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3、生猪养殖业现在正处于什么发展阶段?\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傅衍和李宗均认为是成长期,秦英林认为是转型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六、自繁自养和公司+农户哪种模式好?\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铁骑力士李宗均:公司+农户的模式,公司做了很多专业技术方面的事情,特别是种猪方面;而且是资金压力没那么大\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傅衍:疾病的控制,公司只需要把母猪场控制住就好了,且生物安全对于农户是难度比较大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自繁自养模式,目前人工智能的应用将使养猪效率更高,健康管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七、生猪产业未来的痛点在哪里?\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牧原秦英林:痛点还是技术,背后是人才,期望是跨界人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傅衍:痛点是管理,国外是流程化的管理,国内更多的是个人经验\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铁骑力士李宗均:痛点是价值观,现在智能化的养殖场都是大学生在养猪\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何新天:全国分为五大区域,在每个区域里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形成供需的基本平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八、生猪产业未来会出现超级航母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铁骑力士李宗均:由企业主导产业链的运作,是食品安全最好的一个保障方式,非洲猪瘟发生后,区域聚落式,区域一体化将成为未来的一种情况\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天邦傅衍:国外更多的是从屠宰到养殖,中国的发展更多的是从养殖到屠宰,从饲料、养殖到屠宰在一个相对可控的范围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视频链接:tv.cctv.com\u002F2019\u002F07\u002F15\u002FVIDEZSXiyBYi2hjdP3m6NEMf190715.shtml\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本文由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整理自CCTV-2《对话》7月14日《农业高质量发展之生猪样本》的节目内容!\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