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起航的人生

大德歌 五

元代:关汉卿


雪粉华,舞梨花,再不见烟村四五家。

密洒堪图画,看疏林噪晚鸦。

黄芦掩映清江下,斜缆着钓鱼艖。



江南的冬天,即使没有下雪,也出人意料地寒冷。这是一种湿冷:当刺骨的北风携着连绵的细雨透过单薄的衣衫钻进冰冷的身体,竟会颤抖个不停!


晚上在酒店洗好所有的衣服,紧接着洗了个热水澡,沐浴更衣之后,将空调开至30摄氏度,炙热的暖气让我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亚热带。


记得刚刚在广东开始打工的时候,同住的同学爱好广泛,买了几张英文经典歌曲纪念专辑,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英文歌曲,包括非常著名的《寂静之声(The Sound of Silence)》、《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等等,但是二十多首歌曲里面我印象最深的却是《Sailing(航行)》。


年轻时听歌,主要关注两点:一是声音,二是歌词。这两点,《Sailing(航行)》都做得很好:歌手的嗓音沙哑,声音很有磁性;歌词简单励志、朴实无华、意境悠远,既有心情的宣泄,又带点淡淡的忧伤,透出一股苍茫,给人以力量。


《Sailing(航行)》是洛·史都华(Rod Stewart)演唱的一首歌曲,收录于1975年02月14日发行的专辑《Atlantic Crossing》中。很奇怪当时年轻的我会喜欢这么古老的歌曲,原来好的音乐作品可以流传几十年之久,后人听到它,心中还是一样会感动,或许这就是流行音乐的魅力所在吧!


南唐后主李煜画像

“人生是一次航行,航行中必然遇到从各方面袭来的劲风,然而每一阵风都会加快你的航速。只要你稳住航舵,即使暴风雨也不会使你偏离航向"

——威廉姆斯


人生如航行,关键是怎样为自己掌舵。


浩瀚的大海中,人生是一次航行:命运是舵,努力是帆,成功是彼岸。扬起努力的帆,掌握命运的舵,到达成功的彼岸。


人生的航行仿佛是永不结束的故事,航程中承载了很多,珍惜所拥有的,无悔失去的。永远相信自己,不在航行中失去方向,即使有再多的阻碍。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盏明灯,如果航行中没有了引航的灯塔,心中的明灯将会照亮前进的方向,这盏明灯就是信念。


航行中有惊涛骇浪,也有风平浪静。漫长的旅程,途中不论经历什么,都要坚持,不为风雨而退缩,不为阳光而骄傲,像海燕一样坚强,和风雨搏击,与黑暗战斗,坚信远方还有成功的彼岸,微笑着面对一切。让回忆随风而去,为未来播下希望的种子,昨日的叹息,今天的欢笑,都将化作一股自强不息的动力。


下面谈谈两个历史人物,看看他们的一生是怎样航行的。


作为皇帝,他是个笑话;作为诗人,他是个神话......这就是南唐后主李煜。毫无疑问,李煜在治国方面是彻底失败的,他失去了祖辈拼命打下的江山,成为了阶下囚和亡国之君;但是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诗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被文学界称为“千古词帝”。“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一千零四十年过去了,《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至今还在传诵。李煜在文学上的成就是卓越的,古往今来没有一个皇帝可以超过他。


中国历史上达到“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标准(立德,即树立高尚的道德;立功,即为国为民建立功绩;立言,即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的只有两个半人,王阳明就是其中一个,可见王阳明的历史地位极高。首先说功业:正德十三年(1518年),他恩威并施,平定为患江西数十年的民变祸乱;正德十四年(1519年),他在鄱阳湖中仿效赤壁之战,平定洪都的宁王朱宸濠之乱;嘉靖七年(1528年),他平定西南部的思恩、田州土瑶叛乱和断藤峡盗贼。其次说立言:在哲学上,王阳明创立心学,主张“心即理”和“致良知”,强调“知行合一”,他的思想不仅改变了当时的社会,在今天依然有着很深的影响。最后说立德:王阳明的遗言是“此心光明,亦复何言”,由此可见他的道德水平有多高。但是王阳明还是有一个缺点:他在文学上并没有值得称道的作品。


之所以举这两个例子,是想说明:每个人航行的方向都是不同的,一定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下面是歌曲《Sailing(航行)》的中英文对照歌词:


I am sailing 我在航行

I am sailing 我在航行

Home again 'cross the sea.又一次归航,穿越海洋

I am sailing stormy waters.我在航行,在那风暴之海

To be near you 只为靠近你

To be free 只为解脱

I am flying 我在飞翔

I am flying 我在飞翔

Like a bird 'cross the sky 穿越天空,像鸟儿一样

I am flying passing high clouds 我在飞翔,在那高耸之云

To be with you 只为与你相伴

To be free 只为解脱

Can you hear me 你可知我心

Can you hear me 你可知我心

Through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穿过这暗夜,渐渐远离

I am dying 我将死去

Forever crying 永远地哭泣

To be with you 只为与你相伴

Who can say 谁能明白

Can you hear me 你可知我心

Can you hear me 你可知我心

Through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穿过这暗夜,渐渐远离

I am dying 我将死去

Forever crying 永远地哭泣

To be with you 只为与你相伴

Who can say ? 谁能明白

We are sailing 我们在航行

We are sailing 我们在航行

Home again 'cross the sea 又一次归航,穿越海洋

We are sailing salty waters 我们航行在那咸咸的海水

To be near you 只为靠近你

To be free 只为解脱

Oh Lord 哦,上帝

To be near you 只为靠近你

To be free 只为解脱

Oh Lord 哦,上帝

To be near you 只为靠近你

To be free 只为解脱

Oh Lord 哦,上帝

To be near you 只为靠近你

To be free 只为解脱

Oh Lord 哦,上帝

中国古代心学大师王阳明先生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