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市场深陷“寒冬” 个性车和小众车却“春意盎然”

最近有传闻称,2019年斯巴鲁BRZ又将回归到中国市场。这个消息让很多人感到无比兴奋——自从今年年初斯巴鲁BRZ以及丰田86停止进口之后,让很多喜欢平民超跑的车迷望洋兴叹,以致于BRZ在二手车市场的价格一路看涨,一辆成色较好的BRZ的二手车价格比当年新车价格不低。

此外,在铃木撤离中国后,全新吉姆尼的呼声也是相当高。最新的消息是,全新吉姆尼在平行进口车上那里的报价已经高于20万元+,要知道上一代吉姆尼顶配车型价格也只有16万元,但车商却说“手快有手慢无”。

另一个消息还是和丰田有关,去年年末,丰田锐志正式停产,库存车在今年正式停售。和BRZ一样,停产之后的锐志竟然又掀起了一轮高潮。库存车被抢购一空,二手车市场的售价随之水涨船高。


如果上边几个车型算是小众车,那雷克萨斯ES算是“个性车”。雷克萨斯全新ES在今年7月上市之后,就出现了一车难求的情况,而且订车周期一般都需要3个月以上。在豪华品牌中大型轿车都纷纷大幅降价的趋势下,全新ES不但价格坚挺,而且还要三个多月的提车周期,着实令人感到意外。

为什么小众车与个性车备受追捧?很显然,在它们身上都有这样一个特征——完全的不可替代性。进一步说,消费者对小众车与个性车的热情越来越高,这是否意味着小众车与个性车的春天就要来了?


在接下来的文字中,我们好好聊一聊这个话题。


斯巴鲁BRZ和丰田86这对兄弟是目前市场上唯一能够买到的三十万以内的平民小跑,丰田和斯巴鲁的工程师用最低的成本打造了这对最有驾驶乐趣的兄弟。

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之下,上下班的那一点点和BRZ的相处时间就成为了一天中难得的乐趣。铃木吉姆尼则是另一个极端,小巧的车身、原始的底盘结构以及不高的售价使得它成为了一款标准的越野小玩具。你可能会认为吉姆尼和BRZ没有舒适的空间以及豪华的配置,但是它们去可以提供最为纯粹的驾驶乐趣。

锐志的受追捧同样是因为独一无二,在中级轿车因为小排量涡轮增压发动机变得越来越无趣的时候,V6自然吸气发动机和后轮驱动的锐志所带来的驾驶质感显然是两个层次的,它很容易就把人带到那个五彩斑斓的九十年代。


不否认,小排量涡轮增压发动机同样可以带来不错的账面数据,但是大排量自然吸气充足的后备动力是不可能感受到的。

至于雷克萨斯ES,就更好理解了,More is Less的东方繁复式设计让它和我们所熟悉的BBA所采用的Less is more的欧洲简约设计截然不同。


关于这个问题,在前面我们聊到雷克萨斯设计的时候就有过详细的论述,这里就不做展开。而它因为这种设计所呈现出来的典雅感,事实上也是整个中高级豪华车市场中的独一份。


与之对应的,是那些我们大众化的产品正在迎来大幅度的优惠,开始进入了一个以降价换市场的节奏。当沃尔沃S90给到了一个超过10万元的优惠的时候,雷克萨斯ES坚挺的售价就成为了一种优势。


同样的,当大部分的城市SUV都以两驱作为主打配置的时候,吉姆尼的优势就得以呈现。而当所有的轿车开起来都变得无趣的时候,锐志就有了存在的意义。

小众车的出现,让这个汽车市场变得丰富而有趣起来。这是任何一个成熟的汽车市场发展的必然。中国的私人汽车消费市场在经历了近二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中国的汽车社会开始建立。


随着汽车社会的初步建立,中国消费者的生活圈子有了极大的拓展。以往生活在大院里,工作在大院里的模式被全新的商业小区所代替,生活的圈子从以往的2公里拓展到了20公里到50公里。所以,汽车的的属性也不再单纯的被定义在家用的这个层面上。


在很大意义上,第二辆车时代的到来让汽车开始朝着个人用品的方向发展。个性化的东西就被提炼出来。

当然,这和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分不开的,随着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个性化的产品才会被市场所认可。经济条件决定汽车设计的情况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的北美以及九十年代之前的日本最具有代表性。


得益于二战所带来的巨大收益,美国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迎来了设计的巅峰,太空船的设计被大量的运用到美国车的装饰之中并引领了世界的潮流。而这一时期的美国车对于北美市场的影响是巨大的,甚至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


比如说,在美剧里都会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个怪老头爷爷的车库里,总是会有一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式跑车。

而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的日本,因为泡沫经济的持续发酵,日系跑车迎来了发展的高潮,同时RV车的设计成为一种主流。现在我们所津津乐道的日本街车文化,就是诞生于那个时代。


从北美以及日本这两个成熟的市场来看,在经历了汽车产品的家用化快速普及之后,中国市场也开始或多或少的开始进入小众化的市场,关于汽车文化类的关注开始出现。这既是市场发展的必然,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


所以,小众化和个性化时代的到来,自然也是市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