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宋词鉴赏-点绛唇·金谷人归

              点绛唇·金谷人归

                          姜夔


          金谷人归,绿杨低扫吹笙道。
          数声啼鸟,也学相思调。
          月落潮生,掇送刘郎老。
          淮南好,甚时重到?
          陌上生春草。

赏 析

白石此词,与其合肥情事有关,词中思恋的是其合肥情侣。词人以宋光宗绍熙元年庚戌(1190)到合肥,见《淡黄柳》词序,第二年辛亥正月二十四日离开,见《浣溪沙》词序。又据一些词看,辛亥年他似乎再到过合肥,经秋再次离去。这首《点绛唇》就是再到合肥又离去时的作品。请参看夏承焘《姜白石词编年笺校》所载《行实考》第七《合肥词事》。这首词上片说聚首的欢愉,下片写离别的痛苦。上下片内容不是同时。欢聚或在春晚、夏初。离散似是冬季。


白石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自从“当初不合种相思”,这种刻骨铭心的思恋便成为白石心灵深处一个拆解不开的“情结”,终白石之一生,虽九死而不悔,真是天地至性,人间至情。


首句“金谷人归”,金谷除普通以代指园中多美人以外,还有三种可能:(一)或暗示琵琶女姓梁。《岭表录异》上云:“石崇以明珠三斛换绿珠于容州,本姓梁氏。”(二)或赞美其人妙解音律。干宝《晋纪》云:“石崇有伎人绿珠,美而工笛。”与本词下句“吹笙”疑有连系。白石他词中写合肥情事时,也多写到乐器。(三)或意在引起一极美好的宜于美人的环境的想象。庾信《春赋》云:“河阳一县併是花,金谷从来满园树。”白石《凄凉犯》词序云:“合肥巷陌皆种柳。”但合肥当日不过一荒凉边城。“出城四顾,则荒野烟草,不胜凄黯。”(《凄凉犯》词序)“巷陌凄凉,与江左异。”(《淡黄柳》词序)。如此城郭,岂宜为美人居止?幸其多柳,故不惜重笔渲染,比于金谷,亦略为伊人居处增色。


白石写情,不在于情事本身,故对情人的容妆和行动很少着笔,而重在对情事的独特的内心感受,抒发自己绵绵无尽的相思之苦。故以下三句,都只写景。


本来,世间情人相对,一举手一投足,一颦一笑,都直见深心,更不容一语表白,何况文字?这就是写情常寓于景,写景就是写情的心理根据。玉田《词源》卷下“离情”说:“言情之词,必藉景色映托,乃具深婉流美之致。”近人王国维亦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故所谓写景,不过是词人把自己的感情喷射向外物,与物“一化”,就是庄子所谓“物化”。这也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美学上的移情作用。这里的绿杨啼鸟,实际是词人对吹笙人的整个灵魂的拥抱。还不仅此,不仅是词人化身为自然来“庄严”自己的情人,而且,尤其是,在词人眼中,她俨然就是宇宙的中心,她飘然莅临,成为万物的主宰。中国传统文学中此例颇多,如曹子建的《洛神赋》。当写到人神心通的时候,洛神感动了,于是“屏翳(雨师)收风,川后静波,冯夷(河神)鸣鼓,女娲(这里用为音乐女神)清歌”。看吧,洛神就是宇宙的中心,万物的主宰,因为她就是美和爱。但创造的魔杖还是握在诗人(或词人)的手中的。诗人是可以驱遣鬼神,促使万物,创造一个再造世界。韩愈说李白、杜甫“陵暴万象”,当作如是解。


本词虽分两片,却非平列。上片是追忆聚首的欢愉,似水的柔情,如梦的深永。下片是词的现实世界,是诀别的痛苦。“月落潮生”,语出元稹《重赠乐天》:“明朝又向江头别,月落潮平是去时。”“掇送”犹断送(张相说)。“刘郎”,用入天台山遇仙女的刘晨自比。“天若有情天亦老”,何况自知无分再见神仙的刘郎呢。“淮南好”三句用淮南小山《招隐士赋》:“王孙游兮不归,芳草兮萋萋。”这和《江梅引》结韵说“歌罢淮南春草赋,又萋萋。漂零客,泪满衣。”意境相同。本词“陌上生春草”五字截断众流,顿时使上片的“小得团囫”(玉溪句:“小得团囫足怨嗟”),尽成愁绪,正是“此恨绵绵无绝期。”杜牧之诗:“恨如春草多,事与孤鸿去”(《题安州浮云寺楼……》),可以题此词。白石词善于后路作结,即歇拍处化情为景,篇终接混茫,无限深情,千般感慨,都在一种迷离凄凉的意境中深化升华,余音袅袅,韵味无穷。

来源:文言文

大家都在看


典故| 宋词鉴赏《踏莎行·杨柳回塘》典故| 宋词鉴赏 将进酒(《小梅花》)·城下路典故| 宋词鉴赏 《行路难(小梅花)·缚虎手》典故| 宋词鉴赏 《行路难(小梅花)·缚虎手》典故| 宋词鉴赏 《凌歊·铜人捧露盘引》典故| 宋词鉴赏 《台城游(水调歌头)·南国本潇洒》典故| 宋词鉴赏《国门东(好女儿)·车马匆匆》典故| 宋词鉴赏 《梦相亲(木兰花)·清琴再鼓求凰弄》典故| 宋词鉴赏《菩萨蛮·彩舟载得离愁动》典故| 宋词鉴赏《琴调相引·送范殿临赴黄岗》典故| 宋词鉴赏《芳草渡·留征辔》;典故| 宋词鉴赏《点绛唇·一幅霜绡》;典故| 宋词鉴赏《画眉郎(好女儿)·雪絮雕章》典故| 宋词鉴赏《减字浣溪沙·秋水斜阳演漾金》典故| 宋词鉴赏《减字浣溪沙·楼角初销一缕霞》典故| 宋词鉴赏《减字浣溪沙·闲把琵琶旧谱寻》;典故| 宋词鉴赏《小重山·花院深疑无路通》;典故| 宋词鉴赏《六州歌头·少年侠气》;典故| 宋词鉴赏《西江月·携手着花深径》;典故| 宋词鉴赏《诉衷情·寒食》典故| 宋词鉴赏《诉衷情·宝月山作》典故| 宋词鉴赏《南柯子·忆旧》典故| 宋词鉴赏《迷神引·黯黯青山红日暮》典故| 宋词鉴赏《摸鱼儿·东皋寓居》典故| 宋词鉴赏《临江仙·信州作》典故| 宋词鉴赏《临江仙·绿暗汀州三月暮》典故| 宋词鉴赏《八声甘州·扬州次韵和东坡钱塘作》典故| 宋词鉴赏《秋蕊香·帘暮疏疏风透》;典故| 宋词鉴赏《风流子·木叶亭皋丁》典故| 宋词鉴赏《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典故| 宋词鉴赏《渡江云·晴岚低楚甸》;典故| 宋词鉴赏《还京乐·禁烟近》典故| 宋词鉴赏《满江红·昼日移阴》典故| 宋词鉴赏《忆旧游·记愁横浅黛》典故| 宋词鉴赏《西平乐·稚柳苏晴》典故| 宋词鉴赏《渔家傲·灰暖香融销永昼》典故| 宋词鉴赏《浣溪沙·楼上睛天碧四垂》典故| 宋词鉴赏《一落索·眉共春山争秀》典故| 宋词鉴赏《浣溪沙·雨过残红湿未飞》典故| 宋词鉴赏《苏幕遮·燎沈香》典故| 宋词鉴赏《诉衷情·出林杏子落金盘》典故| 宋词鉴赏《风流子·枫林凋晚叶》典故| 宋词鉴赏《隔浦莲近拍·中山县圃姑射亭避暑作》典故| 宋词鉴赏《齐天乐·绿芜凋尽台城路》典故| 宋词鉴赏《醉桃源·冬衣初染远山青》典故| 宋词鉴赏《少年游·并刀如水》典故| 宋词鉴赏《望江南·游枝散》典故| 宋词鉴赏《四园竹·浮云护月》典故| 宋词鉴赏《氐州第一》;典故| 宋词鉴赏《庆春宫·云接平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