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遗产再利用 | “一栋厂房,一座宫殿”——天津·京杭大运河创想中心



柯布爱说:“一栋建筑,一座宫殿。”

这个设计态度特别适用于工业遗产的再利用。一方面,厂房天然地拥有宫殿的尺度;另一方面,只有常怀这种敬畏之心,才能把厂房的宫殿气质雕刻出来。

改造后的广场鸟瞰 

三十来年前,北方城市满街跑的黄色的天津大发“面的”,成了刚开始学会打车的中国民众心中不可磨灭的一个城市记忆。追根溯源,生产它的美亚汽车厂位于天津西青区中北镇,围墙之外是流淌了上千年的京杭大运河。


八九十年代满大街的大发“面的”(左);

改造前的广场(右)

如今运河的这个段落已经被改造为漂亮的滨河绿化带,而围墙之内的工厂也早已动迁多年。大运河申遗的成功促使了中北镇引进华侨城LOFT创意园,不仅要实现产业转型,也希望用新的城市空间类型激活运河两岸的城市生活。


广场改造后轴侧图

为了不影响后续开发,作为整个园区的启动项目“运河创想中心”,选址在厂区东北角最不起眼的一座厂房,虽然临街,但是位于人流到来方向的最远端,隐蔽在一丛杨树林后面。


隐喻大运河的巨构台阶 

这个不利的位置反而激发了设计灵感:从厂房生长出一条近两百米长的折形台阶连接入口,它不仅仅隐喻着大运河畔这条搁浅的巨轮重新起航,还因此巧妙地放大了厂房的体量,加强了向它趋近时行走的礼仪感。


改造后的二层厂房剖轴侧图

走到近前,台阶隆起,变成通向二层门廊雄伟的大楼梯,一下子使朴素的、有扶壁立柱的厂房山墙面显得庄重而典雅,有如希腊神庙,宫殿感却呼之欲出。


巨构台阶与创意市集


改造后的厂房山墙 


改造后展厅入口大楼梯 


改造后展厅入口大楼梯与玻璃天光门廊 


二层展厅外廊轴侧图

走进二层门廊,展厅的主体量被设计为与山墙外皮脱离,在通透的天窗下,用太阳的光影刻画出新旧对比:


玻璃天光门廊 


历史与当下共存 

一面是原原本本的山墙里侧,记忆了各种使用及施工的痕迹,不饰雕琢;一面则是通高的大玻璃墙,透视出里侧需要认真筹划的大展厅。

与这个开放的空间相对比,一条弧形锈钢板走道把观众从隧道中引入展厅。


封闭的弧形锈钢板走道引向展厅 


钢板走道内部 

这个原本两千多平米的厂房,要改造成五千多平米的使用空间,除了有作为大型展示的运河创展中心,还有科层制度严格的总部办公及其配套,和接待、会议、咖啡等附属功能,加起来需要变成三层的空间。

原建筑的层高也比较有限,屋架下弦距离地面只有7.5米,而要利用屋架空间,则需要另立独立结构。这些条件限制最终推导出一个布局简单、却有丰富的空间层次和逻辑的观览动线的组织架构:


改造前的厂房

平面上把展厅和办公前后一分为二,剖面上则一分为三,把主展厅夹在底层和上层的办公中间,最大化彼此间的互动。这样,将主展厅的地面抬到二层标高后,观众和厂房最有魅力的屋架也接近了。


改造空间剖透视图

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厂房里,当人置身于三米来高的上空中屋架的矩阵中时,不仅仅感悟浓烈的工业厂房气息,也体验着建筑构架重复的节奏所带来的空间的秩序,宛若进入了讲究礼仪的宫殿。


二层展厅入口主空间轴侧


二层展厅主空间


二层展厅主空间与屋架结构 


屋架结构的重复带来的空间秩序 

从室外延续到市内的锈钢版的暗红色,显得沉着稳健;而上层空间外维护饰面的白色张拉网,交织在错综的屋架之中,又有一种朦胧飘逸。


下沉到地面层的黑色大看台 

点缀着一些锈板的白色空间氛围中,下沉到地面层的黑色大看台,成为展厅的第一个空间焦点,章显出宫殿般的空间力量。


具有浓烈工业气息的屋架结构


白色屋架与远处上层空间外维护饰面的白色张拉网

主展厅层是“回”字的布局,两侧的长墙略微倾斜,这个坡度在剖面上的反复推敲,有许多的考虑:

让原厂房的外窗保留原状,不因楼层分割而分层;为地面层靠外墙两侧的区位提供狭而高的空间;又让主展厅的展墙和原建筑的墙面脱开;当然,视觉上最有意义的是让这道三十来米长的展墙再加上一点张力,表现出宫墙般的力度。


“回”字的布局的两侧空间 

直径叙事的展陈设计在这道墙上更是锦上添花,开了几个像轮船舷窗似的圆形展窗,点醒了沉睡的厂房再起航的主题。


“回”字的布局的两侧斜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