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文章来源商业地产头条(ID:Dtoutiao),作者:卢致珍 米娅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原图来源微信公众号“盒马”

撰文/ 卢致珍 米娅

编辑/ 付庆荣

排版 / 小花花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死伤一片,用来形容如今的生鲜新零售格局,并不过分(生鲜新零售的三种“死法”)。

地球港已成为“先烈”,盒小马、小象生鲜和其他“伤者”,正在全力挣扎自救。

巨无霸阿里坐拥新零售“八路大军”;京东的18万快递小哥可以打通“最后一公里”;福建“零售一哥”永辉的供应链,强势到连侯毅都要“学习”;美团王兴擅长“边缘逆袭”。

头部玩家们各显神通,但生鲜新零售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吗?会不会越挣扎,陷得越深?

1

美团:重回一线,盯上社区菜市场

本周三,小象生鲜正式告别了无锡、常州。一片唏嘘声中,不争的事实是:美团的线下新零售计划,特别是生鲜业务并不如王兴预期得那般顺利。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回看美团生鲜近两年的发展轨迹,一路起起伏伏、跌跌撞撞,某种程度上是战略布局失误的必然结果。

2017年,美团以“先行者”角色——掌鱼生鲜——加入生鲜零售大军。彼时的北京,盒马只有1家门店,还未见7FRESH、地球港、超级物种们的身影。

比盒马晚到1个月,掌鱼生鲜策略性开在盒马13公里之外。可掌鱼生鲜没能一炮而红,“零售超市+美团外卖+APP”的模式缺乏足够新鲜感。

少了赚足眼球的大海鲜,也没有特色餐饮区,“就像个普通超市”是多数人对它的吐槽。于是,到了2017年底,美团组建了大零售事业群,由二号灵魂人物王慧文操刀。

生鲜零售正式成为美团战略性业务。随后,掌鱼生鲜以“超市+餐饮”的模式重新入市,并于2018年5月升级成为小象生鲜。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来源|小象生鲜

自此,美团生鲜零售业务有了清晰图谱:

  • 统一的品牌名称(小象生鲜)和口号(越快越新鲜);

  • 标准的门店运营模块,比如悬挂链系统、美食课堂、自有品牌象大厨等;

  • 清晰的选址策略——当地人均GDP不低于5万元,主要聚集北上广深等;

  • 宏伟的扩张计划——2018年20家店,2019年50家……

可一进入实战,小象生鲜就迷途了。它跳过了北京之外的其他一线城市,直奔二线甚至三线。而同期的盒马和超级物种,采用的扩张路径则是:巩固大本营,聚焦一线,机会性下沉二三线。

于小象生鲜而言,如此策略选择,或是出于避开竞争考虑,正如“后来者”7FRESH同样的布局打法。此外,“试错成本”较低,亦是其选择二三线的现实考虑,毕竟生鲜新零售仍处在“烧钱探路”阶段。

但谨慎,并不意味着风险值为零。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小象生鲜就“遇难”了。以无锡为例,盒马2月进驻无锡八佰伴,距离小象生鲜茂业时代广场店不到两公里。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来源|赢商大数据产品-赢在选址

接近小象生鲜内部人士对商业地产头条透露,盒马开店对小象生鲜“打压很强”,“基本上就把小象打得起不来了”。最终的结局,便是小象生鲜闭店退出。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王兴不得不妥协了,可并不打算就此止步。决绝回归一线,以社区菜市场来个“边缘逆袭”,是他为美团选定的生鲜第二步。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对此,小象生鲜向商业地产头条表示,接下来美团的生鲜零售发展思路:“大店”小象生鲜+“小站”美团买菜。

其中,美团买菜通过“手机APP+便民服务站”模式,提供周边2公里手机下单、送菜上门的服务。截至本周,在北京、上海开出了10家门店。

这一次,美团又占了先机。只不过,小象生鲜映射的暗影并未消散,盒马、超级物种、7FRESH等玩家们都进入了“调整期”。

2

盒马:合作局散场,如何活下去?

近日,盒马领了个烂番茄奖。当着500多人的面,张勇执意要侯毅上台领奖。在阿里,这个奖代表“批评”和“客户服务不到位”,侯毅自评“盒马顶多只有70分”。

不过,生鲜新零售第四年,盒马仍是最活跃的玩家。它的底气,说到底来源于阿里,以及这棵大树背后庞大的“朋友圈”:三江购物、新华都、大润发、居然之家、银泰……

通过“自营+合资”的模式,盒马享受当地合作伙伴提供的供应链资源,省时省力,达到迅速占领市场的目的。

比如,盒马首次走出上海大本营开店,就是与三江购物合作进驻宁波;盒马进驻永辉大本营福州,则是联合了新华都。

可商业世界从来讲究的都是“利”字当头。关系再铁,利益分配不均,合作必然会出现裂痕。盒马的“朋友圈”危机,正从隐性走向显性。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来源|三江购物、新华都财报 制图|商业地产头条

上图中,与阿里合作的三年时间内(2016-2018年),三江购物的营收并未出现明显增长,甚至在与盒马合作的2017年,出现了7.96%的降幅。

个中原因是,阿里承诺的改造资金没有一步到位,前期都由三江自己贴钱,导致进程缓慢,且力度不足。

年报显示,三江购物负责运营的4家盒马门店2018年亏损2349.14 万,上年同期亏损1912.33 万,本期亏损幅度增加22.8%。

改造显得“得不偿失”,三江购物毅然决定“剥离”盒马。而4月12日,三江购物披露最近战略,力争3年转型为新零售社区生鲜超市。由此可见,三江购物很想做生鲜,但与盒马的合作确实诸多不顺。

新华都也遇到了同样的尴尬。阿里在2017年入股它,建立“新盒科技”,负责盒马福建运营,可2018年它家的营收未增反降。

显然,阿里或盒马的“魅力值”与“赚钱能力”并不等价,合作伙伴们在新零售改造过程中付出明显高于回报,联姻变成分手,也不奇怪。

当朋友们纷纷散去,盒马何去何从?降维进攻,是侯毅给出的方向。不过,这也意味着盒马将自负盈亏,自担风险。

为了快速下沉,盒马今年额外推出了四大店型——盒马F2、盒马菜市、盒马mini、盒马小站。其中,盒马mini定位郊区、城镇、县市,以散装非标品为主,放大活海鲜、冰海鲜比例。

但尴尬的是,从底层技术到门店选址和商品组合,盒马mini与大润发主导操盘的盒小马极为相似。而就在4月初,盒小马关闭了全国首店,并且宣布放缓开店进度。

如此看来,盒马的这场生鲜零售新番剧,看点不是排场大,而是如何活得久。

3

7FRESH&超级物种:高层震动,加强供应链命门

当阿里的生鲜新零售业务正遭受与盟友的磨合阵痛时,同属“腾讯系”的京东和永辉的生鲜之路同样经历“多事之春”。

7FRESH肩负京东“无界零售”战略排头兵角色。近日,京东实行“核心高管轮岗计划”,“7FRESH之父”王笑松被调离原岗,王敬上。至此,两周岁的7FRESH经历了四次高层“震动”,业务进展不顺,似乎也在常理之中。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早在挂帅京东生鲜业务之时,王笑松就深感“老刘对生鲜有太多感情”,准备“再奋斗十年”。

在调离原岗的前一天,王笑松飞往泰国签下了一单7FRESH与永辉的供应链联合直采计划,合作金额65亿元。

不难看出,7FRESH欲借势永辉,加强其供应链“命门”,空降王敬亦是有这番考虑。据了解,王敬曾任华润万家首席运营官、物美集团高级副总裁、普尔斯马特中国区采购总监。

仅从履历看,王敬对于线下零售商业的运作、对供应链的把控,比3C电商出身的王笑松更有经验。但7FRESH数次“战略先行,战术滞后”,让王敬新官上任,艰难重重。

原本京东的线下生鲜零售会走在阿里前头,可刘强东拒绝了侯毅的盒马雏形。之后,7FRESH在2018年初和10月,分布提出了前置仓和社区生鲜业务计划,虽有具体部署,却迟迟未行动。而盒马直到今年3月才推出前置仓盒马小站和社区生鲜盒马mini。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来源|京东黑板报

对此,业内人士解读,生鲜业务百般不顺,导致京东无界零售的探索重心开始往家电领域偏移,包括在不同城市开设不同面积的超级家电体验店、12.7亿元对价购买五星电器46%的股权等。

与京东相似,福建“零售一哥”永辉超市的也在经历核心高层变动和业务重心偏移,超级物种等新零售业务亏损是背后原因。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永辉超市净利润10.18亿,同比下降26.90%,而扣非净利润下滑幅度达36.53%。为了扭转局势,永辉近日动作频频。

止损:超级物种官方透露,今年将放缓开店。同时,原永辉超市副总裁、永辉大供应链业务负责人张豪,调任永辉云创,主攻新零售供应链体系建设及永辉生活业态,弥补供应链能力。

坑爹的生鲜,还有哪些活路?

来源|超级物种

增收:作为主要盈利业务,永辉超市将通过并购、银行授信等形式加速拓店。

  • 拟要约收购中百集团旗下1255家门店,填补永辉在华中地区的势力空白,并加强供应链直采能力;

  • 预计2019年投资规模将达50亿元,计划新开永辉超市门店约150家。

此外,超级物种还急需解决一个软肋——线上配送。这是导致其两年亏损10亿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把盈利希望加码于传统超市业务,也表明张氏兄弟对于生鲜新零售何时能盈利,没有把握。

而对于小象生鲜、7FRESH和盒马而言,虽从未在各自的母公司财报中明确体现,但“亏损”是共识。

种种迹象表明,各方都在急于寻求盈利出口。侯毅近日甚至公开表态,盒马“随时有可能关店”。

时下,巨头们的生鲜新零售打法已演变为:菜市场上位,帝王蟹灰溜溜地渐行渐远。

当巨头们俯下身子,想要做好买菜这件小事,却遭到钱大妈、谊品生鲜、朴朴超市等已具备规模的社区生鲜玩家们的围追堵截。

如今看来,面对生鲜这块难啃的骨头,大佬们是否思考过另一种解决方案:阿里的大数据+京东的物流+美团的外卖+永辉的供应链和运营+腾讯的“佛系”投资。

这个“一团和气”的商业设想显然不现实。问题又来了,各自为政的巨头们,还有多少耐心去扶持这个“阿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