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

总有一些人、一些事,即使到了我们满头白发的时候,它们依然在那里,发着忽明忽暗的光,提醒着我们它们的存在。

德国78岁老船员的寻人启事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对现年78岁,居住在德国北部的退休老人迪特· 尼迈耶来说,算是了结了一大心愿,因为他找到了一个等待很久的答案。

每年3月2日,他都会想起1966年的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并很想知道幸存者们后来怎么样了。

(下文来自老人信件翻译整理)

那是我作为 “哈弗尔施泰因”号(北德意志劳埃德船运公司)货轮上一名年轻的三副第一次前往东亚。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在日本各港口不断装卸货18天之后,终于可以返程回家了。我们的下一个停靠港口是香港。

就在途经台湾海峡时,经历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救援行动。

那是1966年3月23日早上大概7点钟(当地时间),当时天色朦胧、下着雨、风力6-7级。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我负责当天4-8点在雷达设备旁值班,监控海面状况。当时海浪很大,雷达屏幕上布满了杂波(雷达信号反映海面情况),很难探测到船舶的回波。当时在船的右舷来了一阵暴雨,我在雷达屏幕上发现了一个小白点,推测可能是一条小船。

阵雨过后,我拿起望远镜,试图在右舷方向找到那条可能的小船。经过紧张的搜索,我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小丘,像是鲸鱼的背,上面站了两个人,并挥舞着手臂。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我激动地把情况告诉了和我一起值4-8点这班的大副。他拿起望远镜看了几秒钟之后也发现了这两个挥手的人。我们迅速采取了行动:降低航速、改变航向驶往海难船只并通知了船长。

不同寻常的救援行动就这样开始了。

当时只有船长待在指挥驾驶室里,我自己在电报机旁,还有一位船员掌舵。我们慢慢地靠近了海难船只,看见有两个人站在一艘倾覆的船体上。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我们把救生艇放入水中,救生艇驶向那条船并将两名男子救了下来。他们当时绝望地向我们打手势,表示还有许多同伴被扣在倾覆的船体下面。

我们的船员也确实可以听到下面有拍打的声音。救生艇回到了“哈弗尔施泰因”号后,由船上的中国洗衣工充当翻译,这两名获救的中国人才得以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大概说清楚了。

那是一艘福建东山的渔船,渔民们出海捕鱼之后在返程中遭遇了海难:午夜时分在台湾海峡南部海面,这艘船遭遇强烈的风暴而倾覆。

当时船上有20个渔民,其中17人在船舱睡觉,3人在甲板上守望。其中1名守望者在船倾覆时就被卷入海中,另外2个人竭尽全力地抱住船才没有掉下去。

从午夜起就被困在四个船舱里的人,只是靠船舱的气室才得以存活到了早晨。当时这些气室中的空气含氧量已经很低了,被困者的生命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Klugkist船长决定立即解救这些可怜的渔民。他小心翼翼地操作“哈弗尔施泰因”号靠近了渔船,然后用系泊绳(钢丝绳和绳索)将其固定在我们的船上。

通过持续不断的绕行,“哈弗尔施泰因”号让倾覆的渔船始终位于较为平静的背风面,在又湿又滑的船体上展开的救援行动是很危险的。

在两名获救渔民的引导下,我们用利斧在厚厚的船体上凿出了4个洞。通过这些洞,把那些已经半窒息的渔民一一营救上来。

通过惊险的救援行动,我们最终从船里救了16个人出来。我从未忘记过这些动人的情景:那些遇难渔民一个接一个吃力地从狭窄的洞口出来,再被绳索拉到“哈弗尔施泰因”号的甲板上。

在整个救援行动中,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船体内的空气可能会通过洞孔过快地逃逸,在所有人获救之前,渔船会像石头一样沉没。

不过还好,一切都很顺利。

只有一个人,我们不得不把他留在渔船上了。在另一侧船舷找到他时,人已经没有呼吸,很可能在翻船的时候就已丧生。

这次救援行动真是一个奇迹: 营救人员都没有受伤,尽管海浪汹涌,救生艇仍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大船上。中午左右,救援行动结束,我们把凿了洞的渔船弃之海面,它肯定很快就会沉没。

获救渔民被安置在船员活动室,有食物和热饮供应。船员们还自发地为获救渔民提供了保暖干爽的衣物。

当时的媒体报道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次日,我们抵达香港时,香港各大日报的记者已经等在那儿了。

大副多次接受了采访,拍摄了此次救援行动的一位实习船员手里的照片和录影资料被一抢而空。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第二天,报道和照片就出现在香港报纸上,又过了一天就刊登在不来梅和汉堡的报纸上了。

但获救渔民之后是如何返回家乡的,我们就不清楚了。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被救中国渔民五十年后的回复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在得知老船员描述的事情之后,德国驻广州领事馆马上开始行动。

在公众号上描述了这个故事,该文在微信上的转发量短短数日就已超过15,000次。最后,顺利找到了1966年海难后如今仍在世的9名幸存者!

50多年来,我们获救的18位渔民,以及后代一直想找到德国货船船员,以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真没想到,他们也在寻找我们,太好啦!


在东山县铜陵镇第三渔业公司,当年获救的副舵手田小乌、许振发真情讲述当年他们遭遇海难,得到德国船员奋力救助的感人故事。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提起当年在海上获救的事情,现年83岁的田小乌、73岁的许振发对德国船员不胜感激:“如果没有德国船员的救助,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家庭!"

我们来看看当年的中国渔民们怎么描述整个惊心动魄的过程的。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1966年3月20日,东山城关公社(今铜陵镇)第三渔业队机帆船舵手王同、副舵手田小乌带领18位“伙计”,出海到台湾海峡从事钓白带鱼作业。

23日傍晚,渔民们从福建省电台收听到24日将有八九级大风的天气警报,但见海面上风平浪静,一心想着多钓鱼,就一直忙至23时许。根据潮水活动规律,他们考虑到夜间行船不安全等因素,准备第二天天亮再返航回东山港。

24日凌晨1时,突然间海面上一阵狂风暴雨袭来,值班的田小乌急忙招呼渔民董春帮忙降下船帆。说话间,30吨位的木质渔船倾覆,船底朝天。

落水的田小乌、董春紧紧抱住船尾推进器,慢慢爬到浮在海面的船底龙骨上。而船舱里的18个人都被倒扣在船舱里,不知死活。

茫茫大海,风雨交加,又冷又饿的田小乌、董春睁大眼睛,企盼远远开着灯驶过的一艘货船能来相救,也许是距离较远,天黑、风大、声音小等原因,货船没有停下。

24日清晨6时多,又一艘货轮从北往南驶来。绝望中的田小乌、董春喜出望外,挥动双臂拼命呼救。这艘货轮就是德国 “哈弗尔施泰因”号。

“哈弗尔施泰因”号驾驶室里的三副迪特·尼迈耶从望远镜看到前方倾覆的船体上,有两名中国渔民在呼救,立即将货船停下,带两名船员乘坐救生艇,冒着生命危险赶到倾覆的渔船边,首先将奄奄一息的52岁渔民董春抱上救生艇,又示意田小乌赶快上救生艇。

田小乌想到船舱里不知死活的18位兄弟,焦急地用手比划着不肯上艇,要求他们尽力帮助抢救。迪特·尼迈耶马上与货船船长联系,很快货船开到沉船边。

尽管风大浪急,大船无法靠近沉船,但富有救援经验的迪特·尼迈耶等船员齐心协力,克服各种困难,先用升降机小心地将沉船吊浮海面,然后船员用木棍轻轻敲打着不断地冒出气泡的船体,听到船内有人敲打回应,便顺着田小乌指的地方,挥动利斧将四个船舱一一劈开,把渔民一个个抢救出来。

经过6个小时奋力营救,困在4个船舱里12个小时的16位渔民获救,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年仅16岁的炊事员田坤明和渔船倾覆时潜水出舱的32岁渔民黄木。

据许振发回忆,他们16位渔民被困在倒扣的船舱内10来个小时,浑身湿透,呼吸困难,鼻子、嘴巴都在流血,有气无力,如果救援再晚一会儿,可能这些人就都没命了。渔民们被救上货船后,德国船员立即给每人披上一条毛毯,又打了一支强心针,给大家端来吃的送来喝的,然后安排大家睡觉。

德国货船上有两位引航员是上海人,还有两位新加坡籍船员,都会讲普通话,可以与中国渔民顺畅交流。24日13时许,货船重新启航驶往香港。25日凌晨1时刚抵达香港九龙码头,中方工作人员就将衣服、鞋子送上船,让渔民穿上。

临别时,德国船员集中到甲板上送行,初中文化的轮机员林碧槌代表全体渔民向船长读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一位上海引航员当场翻译。

船长听了,笑着客气地说:“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天下船员心连心。”船长说,他16岁时与父亲驾船曾在海上遇险,多亏好心人救助,从此他在海上一发现有人遇险,都会奋不顾身去救援。

随后,东山18位渔民登上香港九龙码头,办完交接手续后,由广东省水产厅派人接到深圳,再改乘火车到广州市,住在广州华侨大厦4天,受到了热情接待。3月30日,东山县派人到广州,将渔民接回东山,与日夜挂念的亲人团聚。

田小乌深情地说,当年获救时他31岁,已结婚,现在四代同堂,家庭幸福。当时其他17位渔民多数人还没结婚,后来都建立了幸福的家庭。获救的18人,如今健在的有田小乌、许振发、黄倭、张取、杨天送、郑龟、江武胡、许振坤、黄虎江等9个人。可惜,舵手王同等9个人已先后去世。

50多年来,东山渔民念念不忘德国船员的救命之恩。田小乌、许振发等9位渔民经过商量,决定尽快与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联系,联名向救命恩人迪特·尼迈耶等船员寄去感谢信和合影照,并热情邀请他们来美丽的东山岛做客。

德国老船员给中国朋友们的一封信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在得知终于找到了当年救上来的中国渔民后,这位德国老船员十分激动,立即写了一封信。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亲爱的朋友们,我很高兴在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你们。现在大家可以看到当时的照片、媒体报道和我对救援行动的回忆了。遗憾的是:一些曾经参与营救工作的人已经过世,无法经历50多年后这一动人的时刻了。最后,祝大家将来一切顺利,特别是身体健康!


网友们纷纷觉得这件事很传奇、很感人。

请回答1966!德国老船员的寻人启示: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在哪?


在大家的努力下,德国老船员终于找到了那个深埋在1966年风雨交加夜晚的答案。

有一些不灭的记忆,只要我们还在呼吸,就会一直等待着那个回答。

(部分内容编辑整理自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