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被网络暴力应验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中肯,另一句更“中肯”

蒋劲夫还在岛国被拘留中,其好友胡歌的一篇发文,又在网络上引发了千层巨浪。看来,对方的“零差评”、“好口碑”和“实力派”,并不能阻挡网络暴力“征服”世界的梦想,没有硝烟的侵略“战争”,仍然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不断上演。

胡歌,经历过对演员来说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却仍然坚挺的涅槃重生。对这一轮的网络暴力,经历过生死的他也许只当做一次笑话吧。


胡歌被网络暴力应验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中肯,另一句更“中肯”


但是,那些乱喷的键盘侠们,为何还是对胡歌发文中那句“错了就是错了”,视而不见,或者是有意忽略?如此断章取义,歪曲事实,到底为了满足自己怎样的欲望?

也许,有两句千古名言,可以解释一二。

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这句出自三国时期魏国文学家李康的《运命论》,如今成为许多职场心灵鸡汤撑场面的名言。

无论对这句话,历史上产生了多少辩论,但其在现实中一遍又一遍的重演,让多少刚露头的新秀,摧残在成功的道路上。

如果有可能,让我们翻开那些乱喷的键盘侠之身份。他们可能有的是企业管理人,有的是工厂工人,有的是在校学生,有的是小贩,有的是金领白领……多数的此类人,会有工作的不顺,学习的烦恼,生活的压力,却不能向现实中给自己压力的对象去发泄。或者单纯的,他们有一个成为“大侠”,去快意恩仇纵横江湖的梦想。


胡歌被网络暴力应验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中肯,另一句更“中肯”


他们的生活,与电视上那些活跃在一线的名人,有着天涯海角的距离。

凭什么?这也许是他们潜意识里一闪而过的三个字。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要直面这些名人,就如同中彩票头等奖一样,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便能见到名人,敢于当面辱骂指责,大声地把自己在名人微博下面的留言读出来,敢这么做的,一万个键盘侠里面估计剩下不到5人。

于是,在网络这个平行世界中,他们终于找到了实现梦想的捷径。因为在所有名人的社交网站上,留言并不会留下自己真实的姓名,家庭住址,甚至连性别都不被人所知。但是这时候,他们却感觉自己把所谓的名人“踩在脚下”。

于是,少了这层束缚,人性中被深深埋藏的东西,悄然萌发、生长、壮大。网络提供了他们直面名人的捷径,而且是带着面具的那种。

南斯拉夫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被称为“行为艺术之母”。20世纪70年代,她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表演了《节奏0》。这次的行为艺术表演是她最著名作品之一。


胡歌被网络暴力应验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中肯,另一句更“中肯”


她用手段将自己身体麻醉,意识清醒,然后承诺六个小时内观众可以做任何事而且不用负责任。于是在六个小时中,被去掉法律和道德之束缚后,一部分人的人性如恶魔般在“觉醒”。过程在此不详细描述了,想了解的读者朋友可以百度。

这次的行为艺术表演,证明了一件事:约束的重要性!无论是法律约束还是道德约束。

而正因为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给了键盘侠们“无拘无束”的错觉,才有了后面更精彩的“表演”。


胡歌被网络暴力应验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中肯,另一句更“中肯”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此句出自《诗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意思是指责自己观点和方法的人不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而自己需要从中吸取有价值的东西,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键盘侠”们见了这句话大概会说:知我者,诗经也。有多少的键盘侠是站在如此的高度,指挥别人应该怎么做,指责他们错在哪里。

他们认为自己的评价都是“中肯”的,他们一直在无私地,为道德的底线,为社会的和平做出“贡献”。

于是,传承了几千年的文化思想,竟然生生在“键盘侠”手上扭曲成了四不像。为何?原因太简单,难道真的让胡歌、让“水稻之父”承认自己莫须有的“恶行”,还要忏悔吗?开玩笑吧。


胡歌被网络暴力应验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中肯,另一句更“中肯”


举头三尺有神明,网络空间不是道德死角,更不是法外之地。键盘侠以为的匿名留言,不过是掩耳盗铃,他们可能无法想象有多少眼睛能看到他们,多少途径能找到他们。

《礼记·大学》中有言,“此谓诚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真正做到“慎独”,才能站得稳脚跟。

所以,不做键盘侠,远离键盘侠,还网络一个健康的空间,维护社会一个真正有意义的价值观。用理性的思维,感性的语言,在网络上留下自己的观点,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