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千金的故事

清朝光绪年间,温州江北有个林员外,田地片连片,家财千万贯。林员外有个千金小姐叫琼英,生得花容月貌,人又聪明,员外夫妻对她比宝贝还爱惜。

换千金的故事

林员外屋里有个长工,名叫许阿兴,忠厚老实,人品也好,又有牛劲马力,起早摸黑干个不停,大家都称赞他干活卖力气。有一回,小姐楼台里金银首饰被贼偷去,多亏阿兴手脚快,才追回了东西。员外有个七八岁的公子叫玉郎,一次放学经过河边落水,阿兴赶了去跳河抢救,抱他回屋。这样,琼英十分感激阿兴,日长月久,她对阿兴越来越看上眼。

玉郎读书的蒙馆离家蛮远,雨天路滑,员外不放心,常叫阿兴接送。琼英就偷偷教玉郎叫阿兴姐夫。阿兴听了,面孔红得像关公。他想,自己哪有这福分配得上千金小姐,万一给员外听见会受责骂的,就叫玉郎以后别乱叫。玉郎呢,叫惯了,还是日日叫姐夫。

这么一叫两叫,有人传到了员外夫人的耳朵里去。夫人只当阿兴这后生存心想高攀琼英,哪料到一问玉郎,才晓得是琼英教他叫的。夫人气了,问女儿有没有这回事?琼英红着脸,低着头,轻声说:“妈,阿兴人好,我喜欢。”夫人说:“阿兴头上瓦片没有一张,脚下稻秆桩没有一个,你跟他要吃苦头的。”

琼英说:“我跟他讨饭也情愿!”夫人平时对女儿很宠,想想阿兴勤劳听话,就说:“妈肯,只怕你阿爸不肯哪。”

夫人把这事告诉了员外,员外大发脾气。堂堂的千金小姐去嫁个赤脚长工,门不当户不对,名声难听,也对不起祖公爷呀!只是女儿看中意了,不好一口回绝。他欺阿兴穷,放出口风:“嘿嘿!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有本事的,拿出五两黄金做聘礼,拿不出,趁早死了这条心!”

换千金的故事

丫鬟把员外的话传给小姐。琼英听了,想了半日,想出个法子来。这几日,凑巧屋里做衣橱凳桌,需用油漆,她就偷偷对阿兴说:“你我的事,阿爸晓得了,他要你拿出五两黄金做聘金。明朝你到温州买四两漆来,当面交给我阿爸,好漆衣橱凳桌。以后都听我讲,不用担心。”

第二日,阿兴买来了四两漆,送给员外:“这是四两漆,请员外收起。”员外顺口说:“好好,你交给夫人,让她吩咐油漆师傅漆衣橱凳桌。”

过了几日,夫人请姑妈来做媒人。拿出银子吩咐阿兴去买来鱼、肉、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六样礼,琼英还教了他一套话。

姑妈陪着阿兴送来聘礼,员外火了:“我有话在先,没有五两聘金,别想订亲!”阿兴说:“聘金不是给你了吗?”员外眼睛一瞪:“哪里来的聘金?”这时候,琼英从屏风后面出来说:“阿爸,阿兴在我家当了三年长工,五两聘金早就给你了。”员外说:“瞎讲,长工是长工,聘金是聘金;桥归桥,路归路嘛!”琼英说:“阿兴明明当面给你,阿爸年岁大,或许忘记了。”员外越讲越气:“你这短命的,五两聘金怎么忘记得了。”“阿爸讲不会忘记,你敢到公堂去讲讲清楚吗?”员外跳起三丈高:“反了,反了,女儿要同阿爸打官司,上辈人还会输给下辈人吗?”琼英说:“只怕阿爸在公堂上不敢开口啊!”员外连胡须也气得抖动起来:“你讲什么,我不敢开口?去去,马上见官去!”就这样,员外夫妻、姑妈、琼英和阿兴五个人一同来到县衙门。

击鼓三声,胡知县升堂。员外争先诉说,女儿不孝,硬要嫁给长工,请大老爷明断。胡知县转问琼英,琼英说:“我喜欢长工阿兴,是阿爸亲口许婚的。”知县问她有何凭证,琼英说:“我阿爸讲,阿兴拿出五两聘金就许婚,拿不出来,别想订亲。”知县问员外有没有讲过这话,员外点点头说:“我当时不肯应承这门亲事,是讲过这番话。”知县又问:“阿兴五两聘金有没有给你?”

员外说:“没有。”

阿兴说:“老爷,我早在半个月以前就把四两漆当面交给员外了。”

胡知县转问员外:“阿兴到底有没有给你四两七?”林员外想起漆衣橱凳桌用的四两漆,当即回禀说:“有呀,我叫阿兴把四两漆交给内人收。”知县又问员外夫人,夫人说:“我是收到阿兴四两漆。”

琼英连忙说:“老爷,你这是亲耳听到了,我阿爸阿妈都承认收到四两七。

这明明是我阿爸许的婚事嘛,求老爷替小女做主!”

胡知县一想,你这员外也真贪财,五两聘金收了四两七,只缺三钱,就要赖婚,太不合情理了。立刻提起红朱笔写了四句诗,当堂宣判:千金长工成知音,讲好彩礼五两金;只缺三钱勿计较,县堂公判两成亲!

换千金的故事

员外一听,才晓得上当。这门亲事是县老爷判的,自然不敢违抗,只好把千金小姐嫁给了长工许阿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