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民丨【渑池七十年代的电影和电视】(渑池)


渑池七十年代的电影和电视

剑客爱民


七十年代,正值我们的少年时代,那时正逢国家内乱,文化生活极为贫瘠,图书尚且不多,电影更是稀少。电视是在七五年以后才听说过的东西。尽管如此,有许多东西还是铭刻在我们记忆中。



七十年代初期,电影以样板戏为主,红灯记,沙家滨,智取威虎山,白毛女我们看的最多。海港不打仗,我们不爱看,但学会了一句唱词,小吊车,真厉害,轻轻一抓就起来。杜娟山是七五年前后的事,那时影片比过去多了,顾不上看了。




看红灯记,我们模仿的人物李玉和、王连举、鸠山。为了学王连举,我们用绳把胳膊吊在脖子上,装伤员,还用竹帘芯,把黄帽子撑起来,做大盖帽。


看沙家滨学胡传魁,刁德一。看智取威虎山学杨子荣,座山雕,栾平,也有人学少剑波,红色娘子军学洪长清,南霸天,白毛女学黄世仁,穆仁智,台词那时记得可清了。经常在一块编节目。



那时电影很少,我们看电影的途经,一是东关影院,二是学校包场,三是到一中操场(现仰韶广场)看电影,四是和当时三三七二四驻渑部队子女关系好的同学,可以到部队大院看。


东关影院看电影,同学们大都没这种待遇。小时候我们三五成群围在电影院,买票不可能,虽然一毛一张票,但在那时也不是轻易有的。市民同学,家长一月三五十元工资,还要顾一家人生活,那时姊妹多,至少三四个,多则六七个。根本没闲钱让你看电影。农村更别提了,一个劳动日一两毛钱,生活都顾不住。所以我们小时候拾电影尾巴看(电影快完时没人管了)。我那时站在电影院台阶上,最羡慕灯下的飞虫,可以自由出入影院。大一点从城关医院翻墙头进去,成功率极低,常被抓住撵出去。



学校包场很少,一年能看两次,记得小时候包场看的影片白毛女,卖花姑娘,南征北战,闪闪的红星,向阳院的故事,难忘的战斗,渡江侦察记。看白毛女,卖花姑娘受当时政治氛围,有许多同学看哭了,而目哭得十分伤心。现在想来真有点莫名其妙的。学校包场看电影也是那时侯最开心的事。


一中操场,是那时渑池最大的集会场所,开什么大会,捕判会什么的。七六年九月十八日,毛主席追悼大会就是在这开的。这儿经常演电影,一说演电影,大家老早就拿上小板凳,从四面八方涌来来占座位。来得迟了,只能在银幕后边看。冬天冷风不怕,就怕夏天突下暴雨,大家会飞似地找地躲雨。也不好找,那时北边都是庄稼地,只好淋得净湿,照样乐此不疲。一放电影便像过节一般,大人孩子都来,有的来之十里八里开外。



那时别说汽车,摩托了,自行车都是奢侈品,一般家庭不会有。谁家有辆风凰自行车,无异于现在拥有宝马奔驰。所以大都是跑来的。在这看电影,每次部队在中间坐,其它人围在四周。电影开演前部队先唱歌,每次电影正片开演前,先演一些新闻简报或科教片,然后再演正片。好多电影都是在这看的。


除了样板戏外,我在这看过阿尔巴尼影片宁死不屈,列宁在十月,列宁在一九一八,英雄儿女,地道战,地雷战,奇袭,红雨,艳阳天,金光大道,青松岭,春苗,决裂等等等。



看宁死不屈,我们学会一句台词,我代表阿尔巴尔亚人民,判处你的死刑。尤其男生一块玩,总拿指头比划成手枪,对着别人脑袋,口里发生砰地一声,另一个人装着中弹倒下,挺开心的。看列宁我们会学里面台词,瓦西里,你是个叛徒。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看英雄儿女,我们会学王成,拿根棍什么的,作爆破筒高呼,为了新中国,向我开炮!主要做游戏时用。地道战我们会哼着日本鬼子进村的音乐,模仿日本人口气,悄悄地进庄,打枪地不要!高家庄,马家家河,对西,对西!学日本人进攻时说的苏子根,亚个机,当年街上孩子和火车站工区孩子,打弹弓战,赵玲哥哥赵琳,不知在哪儿弄把破洋刀,站在南城墙喊着这句话弹弓如雨似向火车站孩子射去。火车站孩子也不示弱。后来发展到肉搏战,各有受伤,打了一周,派出所介入,才算了之。看地雷战,用手巾绑在脑袋上学偷地雷。


看奇袭学会对暗号古录木,欧巴。看艳阳天把姓马的同学叫地主马小辫,看青松岭常常拿根粗麻绳外地上一甩,唱道长鞭一甩,叭叭地响来。看春苗总学那句台词,你错误地估计形势了,田春苗同志!看决裂总学那句马尾巴的功能!还有看智取威虎山学的天猫盖地虎,青龙镇河妖,热衷学土匪黑话。



那个年代,不咋上课,文化贫乏,大家就从当时有限的片子里找刺激,寻开心。


另外,部队除了在一中操场经常看电影外,经常在部队大院看。我和部队孩子来往不多,仅和部队子女黄洁平看过一次。


七五年夏天,第一次听说木匣子里能看电影,这就是后来的电视,第一次在老武装部看,看的是平原游击队,那是个十二吋的黑白电视。人很多,看不见,只看到几个镜头。不久,我家门口面粉厂买了十七吋黑白电视,我和里面人熟,只要放,几乎天天不拉下。后来电视越来越多,电视由小变大,由黑白变彩电,由公有到私有,由单台到闭路再到现在的网络电视,发展越来越快,电影渐渐进入历史的博物馆。


但小时候看的电影,以及看电影带来的幸福与快感,现在小年轻永远无法体味。慢慢沉淀为年少时美好的回忆。如果真能穿越,我们还真想回去看看。



那个时代的电影,影响着我们这一代的人生。


于二O一八年十二月八日四点毕




修德,你
的胸怀才会有宽度。


   “人之初,性本善,苟不教,性乃迁”。这句话是说,人本善良,如果缺乏教化,人的本性就会改变,就会由善变恶。而教化的过程,就是让人修德行善的过程。 积善成德,恰如积跬步而至千里,积小流而成江河。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人来到这个世界,总该为这个世界增添一抹光彩,奉献一份爱心。  我们不是慈善家,也做不了惊天动地的大善事;我们不是活佛,也难施普度众生的大善举,那就雪中送炭,温暖别人的同时,也能快乐自已。



聼墨林

聼,在耳朵。但请你闭上你的眼睛,我们用心去聼,聼这片文字丛林里的每一字句,幻化成每个音符落印在你的心里。

来,跟我来,来到文字的缘里来,我们一起走过风风雨雨,再走过彩虹天宇,天涯海角,任我翱翔。

来,跟我来,来到文字的缘里来,请用心去倾听每一个文字背后的故事。它将是你最忠实的朋友。这是心灵的朋友,它在跟你招手。

来,跟我来,来到缘里,我们一路同行,即使千万里也近在咫尺。



编者按:

人生,总是多姿多彩的

绚丽的人生,谁想拥有

但,欲望也随着而来

而无忧也就变成了最大的奢望

把人生过成花一样美丽

就该把心修成花一样的美丽



 

作者简介


李爱民,河南渑池人,六二年生人,自幼喜欢文学,尤喜散文诗歌。在网络平台发散文多篇,自诩为老文青,一生求真重情义。信奉真诚无敌,吃亏之福。





 

                  赞赏声明


    打赏纯属公益行动,自愿参与,量力而行。稿件所得款项50%将作为稿酬支付给作者和编辑以及朗诵。另外50%,我们将投入巴马文化诗社运营,相关作者发现自己的作品被人打赏了,请加总编微信,并说明情况,告知真名,以便确认发放。原则上7天一结,正常情况下我们会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按时发放,联系不上的作者有劳主动与总编冰川枭狮或者是主编紫忆老师微信取得联系,超过一周不领取视为自动放弃支持巴马文化诗社诗歌运营成本。20元之内的留作平台维护。不愿自己作品被人赞赏者,来稿时请注明。




喜欢就点击公众号



《巴马文化诗社》投稿邮箱

910683987@qq.com

  《驿蓝巴马》投稿邮箱 

843773798@qq.com

 聼墨林》投稿邮箱

123707250@qq.com

总编微信:yuki910683987

  本期主编:   Ziyi-Joan20020202

本期编辑:紫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