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韩先楚和他的“旋风部队”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颜梅生。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将韩先楚和他的“旋风部队”

虽然因为整编而被多次改名,从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到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军,韩先楚领导的“旋风部队”的威名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旋风部队”的称谓始于1946年的东北战场,来自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在调离东北时情不自禁的一句话:“在这里,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出任东北行营主任后也在日记中写道:“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卫立煌接替陈诚经营东北战场时也说过“这支部队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东北的国民党军第四绥靖区司令长官兼新编第六军军长廖耀湘被俘虏后当面对韩先楚说:“韩先生,三纵……解放军的‘旋风部队’就是阁下指挥的,领教了,领教了!”

“旋风”横扫东北

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是由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鲁中军区和冀热辽军区部分武装力量发展起来的。1942年8月,以八路军山东纵队机关为主组建了鲁中军区,辖第一、第二、第三军分区和军区直属团。1945年8月,鲁中军区主力部队改编为山东军区第三、第四师和警备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旅。11月,为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鲁中军区所属第三师、山东军区警备第三旅先后进至辽阳、鞍山地区。

1946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决定,山东军区第三师、山东军区警备第三旅和先期进入辽宁沈阳、本溪地区的原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的第二十一、第二十三旅等部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下辖第七、第八、第九旅,共2.6万余人。

1946年冬,国民党军趁东北民主联军在南满立足未稳,企图凭借重兵将其赶进长白山高寒山区冻死、饿死、困死,而后再进攻北满。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与兄弟部队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采取内外线密切配合作战,在临江、通化地区连续击退国民党军3个主力师的4次猖狂进攻,粉碎了敌人的“南攻北守,先南后北”作战计划,扭转了南满和整个东北战局,改变了南满和东北敌我力量对比,使我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

1947年9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韩先楚出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其任务是歼灭开原县威远堡至西丰间的敌五十三军一一六师。在作战会议上很多人认为应集中全纵兵力先打击、歼灭西丰之敌。韩则坚持认为,敌一一六师师部、三四七团及辎重队、特务连驻扎在开原以东的小镇威远堡,只有临时修筑的野战工事,守军也只有一个营。若长途奔袭出其不意地用“掏心”战术直插威远堡端掉其师部,其他敌人一定会出援,我军便可以在半路伏击各个歼灭。因各执一词两个方案均上报请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裁决。次日,林、罗、刘复电:按先楚案实施战斗。于是,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首次刮起了“旋风”。29日,三纵各师、团开始运动。战士接到的命令只有一个字:快!次日晨,部队竟不可思议地完成急行军200华里,进入指定位置。

韩先楚登上距威远堡1公里多的东山,简单地观察了一下敌情,便发出了攻击命令,威远堡顿时陷入炮火之中。敌一一六师师长刘润川听说是共产党的部队在进攻,起初根本就不相信,当他确信无疑后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不出韩所料,刘果然赶紧命令驻扎在西丰、莲花街的三四六团、三四八团立即赶去救援师部,还向友邻的三十师、一三○师发报求救。只可惜三四六团、三四八团毫无悬念地进入韩布置的口袋。刘被俘后不无感慨地说:“从战术眼光看,你们可能打西丰,最厉害可能打头营子,万万没想到你们竟打到威远堡来了。这招太厉害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的“旋风”越刮越猛:1948年3月,作为主攻部队攻克四平。辽沈战役时,是攻打锦州的五把尖刀之一,以顽强的战斗精神攻克锦州国民党军最坚固的防御要塞,即锦州城外配水池和亮马山,突破锦州城墙,为锦州的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辽西会战中,以机智敏捷的动作勇猛穿插,先是将敌新三军斩为数段歼灭,继而果断地向敌纵深攻击,连续摧毁敌新一军、新六军及廖耀湘兵团指挥部,顿使敌军指挥系统完全瘫痪,十万敌军处于极度混乱状态,为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二的新一军、新六军,为辽西会战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旋风”席卷海南

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改称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韩先楚仍任司令员。11月,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在辽宁锦州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韩先楚任军长,原辖第七、八、九师改称第一一八师、第一一九师、第一二○师,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一师改称第一五三师调归第四十军建制,全军共5.9万余人。

1949年1月,四十军先攻占北平的南苑机场,与兄弟部队共同完成包围、分割北平国民党军的任务,为平津战役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接着,韩先楚率第四十军向华中、华南挺进,与第四十三军协同参加渡江作战,解放华中重镇武汉。还担任中路军正面突击,参加湘赣战役、衡宝战役、广西战役,与兄弟部队共同歼灭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主力第七军军部及4个精锐师。甚至连续追击21昼夜,全歼白崇禧集团第一二五军。当时,大批国民党军残余逃到海南岛。海南岛防卫总司令薛岳将之收容后,加上驻岛部队,共约10万人,配备50艘军舰和30多架飞机,构成了陆海空立体防御体系,并以自己的字命名为“伯陵防线”。12月18日,第四野战军决定由十二兵团四十军和十五兵团四十三军解放海南岛的报告送到了毛泽东处。毛泽东没有立即批示,而是把报告压在了案头。毛泽东不是不想尽快解放海南岛,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一战成功,避免轻率进攻而蒙受巨大损失。一个多月前,金门之战的失利,仍让他耿耿于怀,教训深刻。到了12月30日,毛泽东才作出了《关于做好渡海作战的指示》。

四十军将士大多数是东北人,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琼州海峡,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大海。有的战士甚至捧起海水喝过后,才知道海水是咸的。但韩先楚并没有退缩,在他看来既然没有翻不过的山,就没有过不去的海。他一面要求官兵每天在海滩上加紧练习荡秋千、走浪桥;在海里练习游泳、射击、划桨、摇橹;练“四组一船”、“六组一船”、近航、远航。一面去渔民中调查。渔民们告诉他:每年正月到清明,琼州海峡都是北风或东北风,渡海最为有利,帆船顺风顺水一夜可达对岸。过了谷雨(4月20日)就是南风,南渡就是逆风了。他还了解到,渔民大多都驾船去过海南岛的临高角,那里有大片沙滩,帆船一下子就靠上去了。渡海作战,船是关键。但敌人从雷州半岛撤退时将沿海各种船或劫走或烧毁。韩先楚下令成立“动员船只工作队”分头开始找船和对船工进行动员。一天,从广西北海涠洲岛过来一个渔民,说那里有被敌人劫去的400多条双篷双桅大船。韩先楚赶紧派人去侦察,发现该岛只有500守敌,就立即派副军长带人去攻岛夺船。四十军还成立了帆船改装厂,将美军10轮大卡车上的发动机拆下来,将帆船改装成机船。又将野炮、山炮、战防炮、重机枪等装在船上,制成“土炮艇”。

1950年2月,解放海南岛的作战会议在广州召开。十二兵团副司令兼四十军军长韩先楚是会上唯一主动要求在大举登陆时随第一梯队上岛的兵团级指挥员,还提出:“我们的渡海工具基本上是风帆船,要依靠谷雨前的季风过海,如果在谷雨前的5天内,也就是4月20日前不攻打海南岛,就要往后拖整整1年。”但会议最终决定5月底完成渡海作战准备,6月渡海登陆作战,甚至给军委、毛泽东的报告中提出“时间可能要长,最好不限制,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

韩先楚则坚持自己的意见,并直接向中央军委作了报告,最终得到批准。

一个月后,四十军征集到风帆船1058只、船工1417人。韩先楚又向中央军委报告称:业已准备就绪,“如果兄弟部队四十三军没有准备好,我愿亲率四十军主力单独渡海作战。”中央军委批示:四十军、四十三军另配属一个加农炮团、一个高射炮团及工兵、通信、后勤等部队,组成攻岛部队。并称韩先楚提出的“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办法有效,即可提前解放海南岛”。

3月5日,韩先楚将第一一八师三五二团一营800名战士组成渡江先锋营进行“积极偷渡”并动员说:“喝了这碗酒,同志们定能闯过琼州海峡,把红旗插上海南岛!”次日下午1时40分该营成功登陆。26日和31日,第四十军、四十三军各一个加强团共6600多人乘169只风帆船“偷渡”,再次成功。4月16日18时30分,没有制海权和制空权的渡海作战全面展开。韩先楚随第一梯队指挥,率领四十军和四十三军乘坐300多只风帆船向海南岛进发。次日凌晨3时,四十军船队冲破国民党军炮舰拦截,在海南岛的临高角抢滩登陆。“军长,你也上来了。现在太危险!”三五五团政委夏其昌说道。“我怎么不能登陆?”韩先楚反问。“军长,滩头阵地还没有完全打下,快隐蔽一下!”夏其昌知道无法跟他“理论”清楚,只好把他拉到一块岩石后面。“战斗仍在继续,我们必须赶紧拿下滩头阵地!”韩先楚转身就走。夏其昌无奈,命令三营副营长:“你派人把军长看起来,不让他再往前走,一定要保护军长的安全!”

30日,四十军把红旗插到了海南岛的最南端,海南岛宣告全部解放。仅仅14天,薛岳指挥4个军苦心经营的“伯陵防线”便在“旋风”的席卷下土崩瓦解。

“旋风”威震朝鲜

1950年10月,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在攻陷平壤后,疯狂地向中朝边境推进,企图在11月23日占领全朝鲜。危急关头,中共中央应朝鲜党和政府的紧急要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毅然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和朝鲜人民并肩抗击侵略者。

韩先楚被任命为志愿军副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也被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军,于同日在军长温玉成的率领下入朝参战。24日,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接到命令,前往志愿军司令部所在的大榆洞。师长邓岳率部经过五昼夜的急行军,如期到达。

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指着作战地图,对邓岳说:“敌人攻占平壤后,正分兵冒进,我们的飞毛腿恐怕难以赛过他们的汽车轮子,很有可能赶不到预定地域进行防御了,你们过了北镇就要准备随时与敌人遭遇。”“你们第四十军是先头部队,要打头阵。出国第一仗要打得漂亮,打出威风,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掩护我志愿军主力的集结与展开。目前还要按原计划,争取赶到预定地区进行防御。如果情况有变,你们就要独立自主,果断处置,运用阻击、袭击、伏击等各种手段,不失时机地歼灭敌人。”

邓岳留下一个连给彭德怀做警卫后,直奔温井。25日凌晨2时,第一一八师将当面敌情用电话作了报告。志愿军副总司令洪学智立即告诉已进至云山以北的第四十军一二○师以一个团的兵力占领云山东北的间洞、朝阳洞、玉女峰一线。

南朝鲜军第一师先头部队,在14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的配合下,沿云山至温井公路北进。第一二○师三六○团团长徐锐放过敌人尖兵排,待敌主力进入阻击地域后,以迅雷来不及掩耳之势出击。第三六○团英勇顽强的阻击战整整坚持了三天两夜,直到27日下午16时才将防务移交第三十九军。全团共击毁击伤敌坦克3辆,歼敌280人,并创造了诸多第一: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炮;出现了志愿军第一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英雄石宝山;产生了志愿军第一位“反坦克英雄”秦永发击毁了敌军第一辆坦克;活捉了第一批俘虏……

第三六○团打响不到两个小时,第三五四团也打出了志愿军的第一个歼灭战。10月25日8时50分,隐蔽在山林中的三五四团决定将南朝鲜军第六师二团先头营三营和加强的炮兵分队放进伏击地点,由前卫第四连锁上口袋。不料,韩军的先头分队超越了三五四团设伏范围,闯到了第一一八师师部。三五四团参谋长只好提前下令开火,第一营、第三营端着刺刀冲杀上去。不到20分钟战斗便基本结束。共毙敌325名,俘敌161名,缴获汽车38辆,火炮12门,各种枪163支。但负责挡敌后续部队的第三五四团四连却损失惨重,第八班战士甚至全部壮烈殉国。军长温玉成想趁热打铁让第一一八师和第一二○师夹击温井,彻底解决敌军第六师第二团。彭德怀决定以军、师为单位分头迎敌,各以歼敌1~2个团为目标。毛泽东在给予批准的同时还通报了楚山、云山、熙川的敌情变化,对各军行动作了具体指示。25日晚,韩先楚来到第四十军直接指挥温井战斗。26日零时,第一一八师和第一二○师对温井之敌对进合击。凌晨2时战斗结束,歼灭韩军第六师第二团大部。

27日,韩军第六师、第八师各两个营向温井扑来。韩先楚指挥第四十军发起反击作战。经两日激战歼敌大部。29日拂晓,前卫团第三五三团在龙谷洞以南将正在南逃的敌军七团兜头截住。邓岳率师主力迅速赶到,将其包围并歼灭,还俘虏了一个美军少校顾问。31日,第一一九师和第一二○师在龟头洞和球场,各自搜捕到了三五百名敌军逃兵。

四十军“旋风”般的作战方式及其所取得的战绩,再一次令世人刮目相看。经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建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批准,将四十军打响第一枪的10月25日,确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纪念日。随后,第四十军在第二次战役中,和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收复了朝鲜首都平壤、镇南浦、铁原、新溪等重要城镇。第四次战役中,在春川以南、金化以北地区抵抗了联合国军与南朝鲜军3个师及1个旅的进攻。

韩先楚为祖国的安全和世界和平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四十军的辉煌战绩在美国陆军史上也有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