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在农村,一些野草也是可以拿来吃的,不过吃的人较少,估计许多在农村的小伙伴都不知道这些可以吃。下面我来介绍两种,你经常在乡下见到却没吃过的野草。

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附地菜,在农村的田地里很常见,牛特别吃,以前放牛的时候,你会发现妞一直在啃泥地,其实它是在吃附地菜。附地菜,花冠是淡蓝的,叶片呈椭圆形或者匙行,贴着地面生长,味苦。听外婆说,以前他们吃不饱,就去田地里挖附地菜吃,味道虽然苦,但也让他们填饱了肚子。

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我妈妈还带我专门去挖过附地菜吃,我都不太记得我有没有吃过了,应该是妈妈一个人吃完了,我妈妈说味道跟苦麻菜的味道差不多。现在应该没人吃这个了,甚至根本不认得附地菜。附地菜也是有药用价值的,用于胃痛、吐酸、止血,外治跌打损伤。

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鹅不食草,这种草在菜园里很常见的,都是大片大片的生长的,绿油油的还挺好看的。不过,好看也没用啊,菜农都会把它们拔出来用来喂猪、鸡、鸭子。鹅不食草也是可以吃的,我吃过几次,味道清清淡淡的。

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鹅不食草的的花是黄色的,结的果子圆圆的,摸起来有颗粒感。鹅不食草还可以全株入药哟,特别是它可以治疗鼻炎,用新鲜的鹅不食草或者干的也行,捣碎后用纱布包着,放进鼻孔里面。因为鹅不食草的刺激性会不停的打喷嚏,要忍住,直到自己感到鼻子通畅后,在换一个鼻孔塞。

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当然,当初我吃的时候,可不知道它们的药用价值,要是知道我一定要存好多货。不知道把它们当杂草除掉的村民们知道它们的价值后,会是个什么反应呢?

在农村,常被当杂草处理的两种野草,不仅能吃,还是很抢手的药材

注意:鹅不食草、附地菜虽有药用价值,但不可过量食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