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一个人,就是把他放到他的背景里去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理解他人的过程,就是走出自我中心的过程。也是长大的过程,发现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过程。

作者:丛非从



理解他人的过程,就是走出自我中心的过程。也是长大的过程,发现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过程。


基于你发现了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就不会发展出高期待了,因此你也不会对人有太失望的感觉,也就不会有怨恨的感觉。


同时,你也深刻理解了他人。


怨恨的意思是:


我想要,但我没得到;


你应该给我且你有能力给我,但是你没有做。


而成人的过程就是:


我想要,但我没有得到;


你应该给我,但是你没有做。


你没有做是因为你没有能力给我,而不是你不想。


所以我原谅你,不怨你,并且愿意给你我的理解和慈悲。


我们会发现,没有人是神,大家都有自己的无奈和悲哀。


可是我们常常迟迟不愿意长大,以至于把抱怨、怨恨延伸到了对生活的方方面面。


对伴侣、对父母、对领导、对偶像、对孩子,甚至对自己。





比如在伴侣关系中。


有的人会对伴侣充满了碎碎怨,责怪伴侣这没做好,那没做好。又是没责任心,又是不够理解体贴。


我认识一对情侣,女孩对男孩有着还不错的感情,却执意要离开他,因为失望。


女孩无数次问男孩:


你将来想做什么,

你有什么追求,

你对人生的规划是怎样的,

对我们的规划又是怎样的。


男孩通常都是避而不答,或者轻声说到:


没有规划,以你为主。


每每这时候,女孩就感到悲凉,为什么男孩没有一点责任心,为什么这么无所谓这段感情,为什么口口声声说着爱,却对于把自己划进他的规划都没有。


男生也很痛苦,为什么他这么爱她,她却不信任他,有时候却苦苦相逼。


我理解女孩的地方在于,她是个有追求的人,却屡屡实现不了自己的追求


所以她需要一个人来转嫁自己的需求,通过男朋友是个有梦想的人,来找点慰藉。


我带着女孩一起同男孩,探索了男孩没有规划背后的潜意识是什么。


我们慢慢探索到,男孩不敢有规划,不能有规划,规划是个令人恐惧的东西


女孩很惊讶也很不解,为什么他会对梦想这么美好的东西有这么个排斥。


我们继续探索的时候,男孩呈现了他的原生家庭


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每当他企图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打算的时候,都是被强行打乱的。


因为他的父母会替他做各种决定,灌输给他什么是好的坏的,什么是对的错的,什么是应该做的。


他只有执行的份,不能有独立的思考。


一个人,如果他每次尝试都受到无情的打击,他就会学会乖乖的不再尝试。时间一久,就会形成习得性无助。


因此他不能有梦想,他保持了最纯真的善良,也放弃了自己的主张。


探索完这些后,女孩泣不成声。


她深深感动于男孩的坚强,如此的环境下依然活了下来,并且还能有一颗勇敢爱的心。


他需要的是陪伴慢慢重新发展出梦想,而不是指责他没有梦想。



这和爱不爱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经验导致他的思考方式,是他隐隐的伤。


而她从来没认真的看待过他的这一面。


为什么她会看不到他这一面呢?我也带她,探索了她的潜意识:


她很心疼父母的劳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给他们一个未来。


办法就是努力成就自己,因此她要设立目标,达成目标。


她的经历告诉了她:


人只有规划好了路,才能走得好。人没有规划,只能说纨绔,不在乎。所以她怨男生。


男生也理解了她这个怨,背后有着太深的担忧。


怕自己没有前途,怕自己是个不上进的人,觉得没有梦想等于了不爱她。


关系的和解有时候很简单,就是能看到彼此深处的脆弱。


当你能看到那部分脆弱的时候,你就不会再去怨恨对方。


因为你知道了不是他不想给,而是没有能力给。你也知道了,其实他是想给的,是爱着的


你看到了脆弱,同时也就看到了脆弱之下的爱。


而我们不愿意看到,是因为我们用自己的经验去理解了对方,把对方当成了完全富足的人,把对方理想化为了绝对成人。


毫不顾及他的成长背景、他的性格特质对他的限制。


因此我常说,理解一个人,不是仅仅的站在他的角度替他思考。


而是把他放到他的成长环境里去理解他的人格,他为什么形成了这样的特质,他的什么经历导致了他这样


当你看到那些无奈后,你就生起了慈悲和爱。


正如,你会抱怨一棵小树为什么长得不直,这么不争气,不好好的做棵树。


但当你发现小树的根部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的时候,你才会由衷的被他的顽强折服:


如此的困境下,他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顽强的长大了。





我们和父母的关系。


这可能是人类怨恨的一个雏形,在小孩子的眼里,妈妈是掌握了生存资料者。


因此她是绝对对的,而且是绝对有能力的。


婴儿天生就理所当然的想对母亲索取,妈妈也该有足够的奶水和爱供给他的成长。


当这个妈妈没有满足他的时候,他就会生出怨。


如果你去回忆和观察,你会发现很多奇怪的事被我们解读成“不爱”,


自己小时候被父母各种虐待:


有的人被严格要求,不能有自己的主见、爱好,全部得听他们的。


有的人被忽视,因为爸妈工作忙、反应迟钝等。


总之因为他们犯的种种错,导致了我们现在心理创伤不断。


从我们的角度出发,他们的确没做好,不是一个好爸妈。


一些很简单粗暴的错误,他们都残忍的犯了,剥夺了我们在敏感期该培养出来的特质。


让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学心理学,填补自己的缺失。


或者以更大的牺牲,企图在伴侣那里重新获得满足,我们会恨父母的种种。


即使你说不恨父母,我更愿意说强烈的道德感让你不敢去承认恨。


因为真正不恨的标志应该是这样的:妈妈/爸爸,我可怜你。


可怜这个词不放进贬义去的话,放在这蛮好听的。


因为你会发现他们的成长经历,决定了他们已经最大化的做到了如此。


你的父母也曾经是个婴儿,在他们长大的环境里,接受了那个年代的各种不幸:


  • 没学上

  • 孩子多

  • 被忽视

  • 被暴力

  • 被控制

  • 被各种要求


都是常有之事,他们或经历战争,或经历饥荒、文革,在那个年代巨大的扭曲下他们想活下来,只有以扭曲点心理功能作为代价。


然后他们带着扭曲的心,努力的养育了你。



他们想要的心理营养,他们作为人脆弱的部分,基本是全部被忽视,没有得到过满足的。


甚至他们中年后,作为一个中年的男人/女人,也尽是无奈。


我也是在学了很多年心理学后,回家第一次敢跟我妈讨论她的人生,她这些年的委屈、恐惧。


对于她老公的不信任,当我共情一个历经沧桑的女人深处的脆弱和悲哀的时候,我看到她默默的流下了泪,我觉得很心酸。


这个女人这些年活成这样也够拼的,有着一个没有被满足的内在小孩,从来没有被看到过。


她无数次用控制、抱怨来尝试发出需求的呐喊,却一次次被孩子们说“妈你别唠叨了”,被老公附和着说“你妈就这样的人”。


作为一个中年女人,不能被老公理解、不能去问自己的父母再去要,她唯一的寄托,可能就是想从孩子这里获得点什么。


她也不想把压力施下去,可是,人的潜意识会把自己的需求通过各种可能性寻求满足,她不知道也无法控制。


当我发现她不仅是个妈,更是个女人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女人的一生很可怜,我愿意去爱她而不是再怨。


虽然我爱她的方式不一定是靠近她听她叨叨,当然这可能也是一种好方法。





我们对领导、单位、政府、权威也是如此。


领导就是父母的一个象征延伸品,我们期待着领导能做出英明的决定,为我们负责,从来不出错。如果他做的不好,我们就抱怨。


我们对他们的这些期待,就像是婴儿对妈妈的期待是一样的,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也是人,有着自己的无奈。


他们和我们是平等的,大家只是角色不一样,能力有些不一样,但作为人的部分,我们却是非常一样的。


萨提亚常说:


我们都是同一生命力的见证。


作为人,我们98%的部分都是相同的。我们经历怎样的过去,就会发展出怎样的处事方式,怎样的人格。


因此当你看待一个看不惯的人,对一个人有愤怒感的时候,通常是这样的:


你用自己的视角去审视了他,他应该很简单就做到的事却没有做。


但是你把他放到他的成长背景里去,你马上就发现,其实他已经很努力很认真了。


我的一个案主也是如此。她刚来的时候,我对她充满了愤怒,她经常不理我,问话也不回答,低头玩手机


对于这种没有回应的对话,是很挑战我的耐心的。


但是我访谈完她的背景后,我却顿时安静了下来:对她来说,十分担心犯错,说话都是


因此她会有社交障碍,见人紧张,因为你不知道手往哪里放才是对的,话该怎么回答才不会错!


然后我就想:她是有一个多么控制欲强的妈,才会被长期压抑成如此胆小甚微。


用督导的话说就是:一个狮子座的女生,被培养成了个小绵羊,也是醉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愤怒已经完全转化为了心疼。





萨提亚相信人性本善,人本来的动力就是积极向上的,我们所愤怒、抱怨、怨恨的,不过是该那么做的却没有被做。


实际上我们只是没有发现,他的确是没有能力这么做,虽然你有时候很难理解他为什么没有能力那么做,他明明是有的呀。


那只是你觉得,从你的背景里看,他“应该”是有的。所以你还是恨他怨他指责他,为什么不那么去做。


但是你依然需要把他放到三个背景里去看:


1.他的童年成长背景怎样塑造了他的行为模式和人格特质。


其实你从一个人的表现,就可以推导出他童年的经历是怎样跟你不同。


2.你们的关系背景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