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许发金:根植课堂 心向高远


2019年首期《小学教学》封面人物——许发金


人物简介

许发金,男,寿宁凤阳人,福建省特级教师,高级教师,福建省宁德市教育局小学教研室副主任,福建教育学院语文课程与教学研究所研究员。福建省网络名师工作室领衔名师,福建省教学名师培养对象,福建省小学语文学科带头人,福建省小语专委会副理事长。倡导小学语文范本教学主张。在各级各类期刊上发表教学论文130余篇,研究成果荣获福建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小学教学》《小学作文创新教学》杂志封面人物。执教《姥姥的剪纸》荣获全国苏教版小学语文第二届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



根植课堂   心向高远

——许发金与他的小学语文范本教学


文/鲍道宏

(作者:鲍道宏  教育学博士,教授,福建教育学院语文研修部主任,语文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


我与许发金老师交往已经七八年了。

2011年元月,由我担任首席专家的“福建省 ‘十二五’小学语文学科教学带头人培养对象研修班”开班,许老师是这个班的学员。那时,他已是宁德市小学语文教研员,不仅具有丰富的小学语文教育实践经验,还是一位视野较为开阔,并具有一定理论素养的优秀小学语文教育研究者。随后三年的研修,他的优秀表现自然更容易引起我关注。研修班结业之后,由于同在一个省份,同做语文教学研究,联系自然一直十分密切。2018年,发金老师又加入我任所长的福建教育学院语文课程与教学研究所,交往更加频繁,关于小学语文教育的交谈也更加深入。总之,发金老师的天分、执着与好学深思,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从闽浙交界的山村小学,走到县城,走到宁德市小学语文教学领头羊的位置,并有多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中心《小学语文教与学》转载,并在中文核心期刊《语文建设》发表论文,正是凭着锲而不舍探索的结果。吸纳相关理论资源,研究语文课堂,发金在小学语文教育领域不断累积着经验、知识、能力与智慧,逐渐形成自己特色鲜明的小学语文范本教学主张。发金一步一个脚印,从一个普通的山乡教师,成长为福建省小学语文名师培养对象,特级教师,成为今天一名优秀的小学语文教育专家。


|问题意识与责任担当

当一名教师,尤其是当一名山村小学教师,能顺利完成自己的教学工作,已属不易。完成本职工作,还能发现、关注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当然非同寻常。刚刚踏上教学工作岗位的青年,发金正是这样具有敏锐的专业之眼与责任担当的非同寻常的老师。1995年,发金毕业分配到闽浙交界的寿宁县一个边远的山村任教。1998年的秋天,参加工作才三年,发金观察发现,当时乡村小学语文教学普遍存在教学目标模糊,教学重点不明,课堂教学效率低下的问题。为此,他揪住问题,认真梳理,开始在自己课堂教学中尝试解决问题的实验,为改进山区语文教育贡献智慧。他提出小学语文“一点突破”的教改思想,力争改变“教学目标模糊,教学重点不明,语文教学效率低下”的现状。这一所谓教改实验,完全是一个土法上马的工程,没有申请立项,没有课题开题,更无专家指导,全凭着一个青年人的热情、责任感与睿智,他带领本校几位老师,怀着“一课一得,服务学生”的初心,“悄悄”研究起来。“一得”成为教学的目标,教学的重点,成为发金的团队奋力攻克、要通过小学语文教学帮助学生学会的知识与能力。这样,他们的小学语文教学目标逐渐明确起来,教学重点也变得非常突出。随后,由于实验成效明显,受到领导关注,实验从一所学校,扩展到几所学校。良好的实验成效,最后吸引全学区所有学校都加入实验,发金也因此成了全学区乃至全县的草根版“教改明星”。

发金在专业生涯的起点,就表现出如此强烈的“问题意识”与责任担当情怀。尤为宝贵的是,对“教学目标模糊,教学重点不明,语文课堂教学效率低下”问题的捕捉、梳理与求解,随后不断推动着发金探索的步伐,他不以取得的成绩为满足,而希望由此出发,探索出满足时代要求的小学语文教学之道,当年的学术星火,已经孕育了他后来提出的小学语文范本教学思想的胚胎。


|实践取向与效用为先

“一点突破”的教改实验成功,给发金带来了光环,却没有让他陶醉。发金开始思考进一步探索,破解“教学目标模糊,教学重点不明,语文课堂教学效率低下”问题:更为精准、更完整与更具普遍性的小学语文教学明晰的路径与基本步骤在哪里?

2014年初,在总结“一点突破”教改实验成果的基础上,发金进一步提出“小学语文锥钻式阅读教学”的研究思路,即针对课文学习中最敏感、最关键的部位(环节),进行由浅入深的锥钻学习,以强化阅读体验,提高教学效果。所谓“小学语文锥钻式阅读教学”,是他在研读一些著名的语文教育学者如王荣生、李海林、郑桂华等观点后形成的语文教学思想。学者们提出“一堂课的教学内容要相对集中”“重视文本的核心教育价值”,使他深受启发,再结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的学习,他明确了语文课程教学的聚焦重点——“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锥钻式阅读教学,主张小学阅读教学要针对课文学习中最敏感、最关键的部位(环节),进行反复多次的锥钻学习,以强化阅读体验,取得多快好省的学习效果。这一过程,犹如以锥钻洞,持之以恒集中精力撞击一点,必将产生事半功倍之功效。

作为一位立足课堂、扎根泥土的教育探索者,发金不像一些理论家那样讳病忌医,忌谈教学的操作流程,而是正视乡村小学语文师资力量薄弱、教研水平较低的严酷现实,探索并尝试提出解决问题的教学基本步骤。发金的探索表现出强烈的实践取向,即以解决实践问题为追求,以实践改进为目的,以教学成效高低为评判标准。

“锥钻式阅读教学”直面小学语文,尤其是农村地区小学语文教学问题,以培养学生语言文字运用能力为重点,摸索阅读教学过程将思想认识、情感态度融入言语的理解与表达能力培养过程之中,达到语文教育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及“三维目标”有机整合。“锥钻式阅读教学”提出,教学过程要创造条件,引导学生钻研文本,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学生加深对课文的理解和体验。教师创造出更多的时空条件,保证学生有更多的机会潜入文本语言,与文本产生多方位、多层次互动,提高学生语言实践的频率。同时,通过聚焦课文核心内容,挖掘课文个性化的言语表现,引导学生把注意力放到体察、领悟课文“例子”的个性特征上来,真正发挥课文的“例子”功能。这一时期,发金的小学语文范本教学思想开始进一步明晰。


|泛观博取与淬炼成形

2017年开始,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研究成为小学语文教育热门话题。语文课程与教学如何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学生语文核心素养培育如何才能落地生根,成为发金思考的新问题。在前两个课题研究的基础上,发金明确提出“核心素养视域下的小学语文范本教学”主张。所谓“核心素养视域下的小学语文范本教学”,即根据儿童语文学习规律及文本特点,提炼课文的范本价值,引导学生重点学习课文的“经典语料”,品味其中的精彩、精要、精妙、精华,从而内化、活化范本内蕴的言语经验、思维方法和思想情感。教学过程,与言语知识为载体,推动学生与“范例”深度接触,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此训练学生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这一教学思想,注重教学过程学生个体经验与文本智慧的对接,注重课堂教学与生活世界的融通,这样,“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的小学阅读教学,同时具有对学生全面发展、个性化发展与和谐发展的深厚价值,从而也利于实现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培育。

显然,这是一项十分艰苦的探索。在国家政策与前人智慧中寻找理论根据,是发金探索的基础性工作。为此,他潜心研习《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同时,反复研读刚刚颁发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有关论述,学习一些著名语文教育研究者相关研究文章,力争全面把握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内涵,探索小学语文教学落实语文核心素养发展的路径与方法。他从著名学者黄克剑范本教育论述中寻找根据,从心理学家M.瓦根舍因的范例教学理论中寻找智慧,借鉴叶圣陶“例子说”的语文教育思想。叶圣陶先生提出,“语文教本只是些例子,从青年现在或将来需要读的同类的书中举出来的例子;其义说是你如果能了解语文教本里的这些篇章,也就大概能阅读同类的书,不至于摸不着头脑,所以,语文教本不是个终点。从语文教本入手,目的却在阅读种种的书。”“语文教材无非是个例子,凭这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练成阅读和练习的熟练技能,因此,教师就要朝着促使学生‘反三’这个目标精要地讲,务必启发学生的能动性,引导他们尽可能自己去探索。”发金从这些精辟的论述中,体会到,小学语文范本教学在语文核心素养理念指导下,尤其需要探索“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的方法。

发金认为,语文学科核心知识与能力是语文学科最有基本、最有价值的构成要素。阅读教学中的关键知识与能力发展点,就是与阅读教学目标高度吻合的阅读教学内容,构成引导学生开展文本解读的主轴与基础,也因此成为教师精选教材资源的依据,任何开放性的课堂阅读教学活动都应围绕这一主轴展开。

由此可见,在以培养学生语文核心素养为根本目的的时代背景之下,发金“小学语文范本教学”的思想已经初步淬炼成形。毋庸讳言,这是一项十分艰难繁重的探索工作,探索的道路上,不但布满了理论的荆棘,同时处处埋伏着实践的陷阱,创建一种具有理论高度,又有指导实践的生命活力的小学语文教学主张,不妨说“路漫漫兮修远兮”,等待着发金与他的团队的,一定是很多险峰与峭壁,需要他们在未来的研究中“上下求索”。


文图编辑:小星

推荐阅读

● 人物|周振:用一颗火热“中国心”,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

● 美术|林锦春人物画欣赏

● 人物|叶大明:刀笔相伴写人生

● 人物|卢明基:以匠心做好茶

● 人物|攻破亚马逊人脸识别的90后专家:吴育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