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权健还大的直销公司!去年销售额249亿,曾卷入人命官司!

致读者:点击上方 “全球资源整合大平台 ”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为平台加上星标,就再也不会找不到啦!



来源全球资源整合大平台(ID:qqzyzhhdpt)、全球资源整合俱乐部(ID:qqzyzhhjlb)、新财富(ID:newfortune)、界面新闻、澎湃新闻、中新经纬、新华社、第一财经、华夏时报




继权健、华林相继被查之后,知名直销公司无限极再“爆雷”!



1月16日下午,一位在今日头条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奕奕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陕西当地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推荐下,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产品。


“田淑平”在网上贴出多张图片


期间,樊某让田淑平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2017年7月26日-2017年11月20日期间,奕奕服用无限极产品就累计花费近8万元。服用期间女儿还出现身体不适,眼睛发黄,头发枯黄等症状。后经多家医院诊断确认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原因疑为药物积蓄。医生诊断,体内药物蓄积无法通过服药诊治,只能等孩子自身代谢。田淑平的丈夫埋怨她把孩子整病了,家庭散了。


田淑平在网文中说,孩子被诊断出诸多问题后,前述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失联,而拨打无限极总部电话,工作人员告诉她要继续相信公司,公司会解决问题,但不要报警。


01

无限极回应:经销商违反协议


事件很快在网络上发酵,无限极回应称:已注意到该情况,正在开展全面核查,并已与当事人“田淑平”见面详谈,但双方暂未达成一致意见。


1月17日,无限极方面媒体事务总监表示,樊某是公司经销商的法人,而非直销人员,经销商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的情况。对经销商这一行为如何处理,张前称,公司会取消经销商资格,责令其对消费者进行补偿。


17日晚间,无限极(中国)公司发布《情况说明》,表示前期对田淑平女儿的健康问题关怀不够,深表歉意并诚恳道歉。


经公司调查,此次陕西涉事经销商樊某严重违反了与公司签订的《经销商协议》条款,公司将督促并责成其从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去推进事件解决,随后将依规进行处理。


我们正在申请陕西省药监局及相关部门对我们相关产品进行检测鉴定;正在申请陕西省卫健委对田女士女儿的身体健康进行全面检查。




02

60万补偿谈到凌晨


无限极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1月16日晚11时许,田淑萍等人与无限极人员进行了长达4个多小时协商。原本已与田淑平基本达成和解,但临签字时她突然反悔,她决定不接受这笔60万元补偿,欲走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据该人士称,田淑平将原本达成的60万补偿金提高至100万元,导致补偿暂时没谈拢。


但参与谈判的田淑平朋友表示,无限极方代表刘女士主导了此次谈判,田淑平一方不满无限极撇清与此事的关系,并质疑补偿协议诸多细节。协议还规定不许将内容透露给第三方,如果违约,将收回所有补偿金,并承担对无限极造成的影响、损失。


澎湃新闻了解到,该协议中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



03

责任难界定


实际上,类似田淑平这类事件,是很难明确界定责任是哪一方,无限极方面表示,属于个体差异,非产品质量问题。


医生也不会对病因轻易下结论。2018年5月,田淑平带着孩子和一大包孩子曾经服用的无限极的保健品到西京医院看病。医生看过这些保健品后表示,由于包装上没有相关成分,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孩子的问题,建议家长继续观察孩子的情况,过段时间再检查。


而目前很多直销企业的商业模式存在根本性问题;一些公司主打的保健产品,主要成分为淀粉、糖、蛋白质,再加上些廉价中药,“吃不死人,但也别指望疗效”。


但他们往往神化功效,并利用患者“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和“病急乱投医”的弱点,让病患者产生误解甚至放弃正常治疗。


比如,“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在营销中大量使用 “调理”“治本”等暧昧的表述,使消费者产生错觉。再加上一些“现身说法”——“我爸的病就是无限极救活的,我娃从在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我家没有一粒药,全是无限极”,极具诱导性和欺骗性。


但类似这样的一对一的营销,监管力量鞭长莫及,一旦消费者吃出事,要想追究保健品企业的责任又非常难。


这些产品披着“非处方药”、“保健食品备案”、直销牌照等合法的外衣,尽管频频被举报、投诉,仍然屡屡化险为夷。



04

无独有偶,无限极曾卷入人命官司


根据《华夏时报》报道,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