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和骨髓而非肉类可能是人类进化时大脑增大的原因

脂肪和骨髓而非肉类可能是人类进化时大脑增大的原因

脂肪与骨髓而非肉类可能让人类进化出现更大的大脑

埃塞俄比亚北部曾经是一个古老的湖泊的家园。在它周围曾经徘徊着剑齿猫,巨型鳄鱼。大约300万年前的上新世期间河流给这片区域留下了沉积物的痕迹,它们现在已经硬化成砂岩。

在这些沉积岩中发现了化石:早期的人类,河马,羚羊和大象的骨头。

2010年,耶鲁大学人类学家杰西卡·汤普森(Jessica Thompson)在Dikika地区挖掘出两个样本。

她分析了骨头并发现了屠杀的迹象。这表明当时有人剥去了肉,敲开头骨获得了骨髓。这些标本已有340万年的历史,她认为从那时起可能会有更多的工具使用痕迹,比之前的判断提前了80万年。

《当代人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当中,汤普森研究团队提出了一个关于我们祖先大脑变大的新成因观点。

之前的流行的观点认为片状工具的使用和肉类消费导致了人类大脑容量的增大。这种增大在200多万年前启动了人类的进化。

汤普森和她的同事们不同意这种观点,她们认为,早期的人类可能首先用剔骨来从骨髓和大脑中获取脂肪营养素,而不是使用尖锐的石头来捕杀动物的肉。

人类是唯一经常食用比自身更大动物的灵长类动物。这种营养剥削,汤普森和她的同事称之为“人类掠夺性模式”,长期以来一直是肉食。

20世纪50年代出现了一种共识,即我们的祖先在大约260万年前转向更大的野兽之前首先猎杀小动物,片状工具的使用和肉食成为了人类的特征。

汤普森说:“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故事。就在那个时候,似乎有石头工具和屠宰痕迹。许多人喜欢将其与人类联系起来。“

然后,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了一种反对理论,其中人类的出现并没有和狩猎与掠夺性支配的起源紧密相关。相反,早期的人类通过清除大型动物尸体首先获得了大脑增大的营养素。几十年来,辩论一直在进行。

汤普森团队认为:收获肉类将付出巨大代价。当从胴体刮下生肉时,遇到掠食者的机会很高。研究表明,当时的人类没有专门的牙齿咀嚼生肉,这并没有带来很大的能量效益。此外,暴露在自然当中的肉会迅速腐烂。

与此同时,骨髓和大脑被锁在骨头内并保持新鲜。这些高营养成分也是与大脑和眼睛发育有关的脂肪酸的前体。比肉体更容易获取,骨头可以从胴体部位带走,远离掠食者。

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古人类学家布里亚娜·波宾纳(Briana Pobiner)解释说,早期人类的行为方案一直是追求肉与骨髓的共同思想。但在新论文中,她说:“这个团队已经证明骨髓可能实际上更重要。这是一个细微差别,但却是一个重要的细微差别。“

500至260万年前的上新世是一个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气候变化成凉爽,大片热带雨林成为了草原和稀树草原。这种生态适合机会主义和多样化的人类。

有证据表明人类在376万年前改变了饮食习惯,因为他们利用了开放空间。到大约350万年前,一些南方古猿品种的大脑尺寸已经增加,比同等体型的黑猩猩大30%,并且手的形态已经比猿更具人形,可能用于地面旅行和工具使用。

研究人员认为,打击工具是向大型动物开发过渡的关键。岩石可以砸开骨头,将骨髓暴露出来。

至于谁掌握了这些打击工具,时间上存在疑问。最早的人类标本现在可以追溯到280万年前。 Dikika化石证明了340万年前人类进行过屠宰行为。人类可能比科学家之前认为的更早出现,这尚待更多化石证据来支持。或者另一种人类,如南方古猿,可能在人类之前创造了工具。

然而,一些学者并不相信该研究的论点。例如,南加州大学的人类学家克雷格·斯坦福(Craig Stanford)说:“我们今天还没有发现杀掉动物而不获取肉类的例子。”

汤普森的研究团队正在使用3D扫描和人工智能技术来改进化石上标记,无论是早期人类,剑齿猫,鬣狗还是其他类型的生物。

毫无疑问,汤普森团队的研究知识将丰富我们对人类祖先如何进化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