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自古以来,中国人便与宇宙星空结下了不解之缘。回溯往昔,诗人屈原感发“天问”而求索,曹操将“日月之行”,纳入无边的“心海”中。李白将“月光”比拟为地上霜。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抬头看天,为世界的天文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公元185年,汉朝天文官仰望星空,却发现了一丝异样,于是立即在档案中记载

“元光元年五月,客星见于房。”

这段记载虽然简短,却是一个划时代的发现。所谓“客星”,在古人语境里,是“非常之星”的意思。在客星中,以彗星和流星最为寻常。然而这一次,这颗客星却异常奇怪,它的亮度比以前增大了许多。在天文官看来,这颗“客星”的出现并非吉兆,而是天下将乱的预兆。果然在这一年,黄巾起义爆发,大汉王朝从此颠覆。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而这个“客星”到底是什么?谁也解释不清。但到了2011年,美国科学家却解开了这个千古之谜。当年,美国宇航局斯皮策太空望远镜和广域红外探测器(WISE)最新红外观测数据显示,在距离地球8000光年处,曾出现了一颗远古超新星——RCW 86。

所谓超新星,乃是某些恒星末期发生的超级爆炸,这种爆炸度极其明亮,足以照亮所在的整个星系,是一种壮观的天文奇观。这种奇观持续时间不长,一般不会超过一年。超新星爆发后,会形成一个膨胀的气体和尘埃构成的壳状结构,这被称作超新星遗迹。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而根据美国宇航局的发现,东汉天文官所发现的“客星”,正是这个RCW86。这颗远古超新星比预期体积更大,如果这颗恒星爆炸内部物质在现今宇宙红外线范围内可见,那么在两千年前这颗超新星将比满月还要大。当年东汉天文官看到这颗可怕的“客星”,他们的惊恐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美国专家LordRosse说,中国的天文学对世界的贡献非常大,在超新星现象的记载上,中国人是世界领先的。中国人早在1900多年前,就为地球人留下了宝贵的记载。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然而,这绝不是中国人第一次发现超新星。公元1054年7月4日,宋至和元年,中国的天空再次迎来了客星的降临。金牛座的天关星附近突然闯进一个“客星”,异常明亮:

“元年三月,司天监言客星没,客去之兆也。初,至和元年五月,晨出东方,守天关,昼见如太白,芒角四出,色赤白,凡见二十三日。”

此客星有尖尖的光辉,并带着微红白的颜色,在这颗超新星爆发阶段,人们白天可以见到的时间长达23天,在夜晚可见的时间则持续1年10个月之久,非常罕见。而这颗客星,也是超新星爆发。宋人以其细致的观察,为超新星形成与演化的研究留下唯一可靠的证据。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对于这颗“客星”的到来,宋朝君臣也如900多年前的东汉人那样惊慌失措。但非常幸运,这颗“客星”并没有带来灾祸,宋朝经济反而进入了人类文明的新时代,迎来科技发展、经济富足、文化繁荣、人心平和。 难怪大学者陈寅恪评价宋朝:“中华文明造极于宋”。

此后,这颗客星被人类遗忘了数百年。其后天文望远镜被发明,这颗客星的“遗迹”也随之被发现。1850年罗斯爵士发现,客星的的形状非常像个螃蟹,因此将之命名为“蟹状星云”;而且,罗斯还发现它在不断扩张,速度高达1100 km/s。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1942年,荷兰天文学家奥尔特以令人信服的论证,确认蟹状星云就是诞生于1054年那次壮观的超新星爆发。1967年,英国剑桥大学博士研究生乔瑟琳·贝尔女士和其导师休伊斯教授搜索天空的射电闪烁信号。贝尔注意到一系列的无线电流量的周期性变化,呈现间隔约为1.33 s,且有极其稳定的脉冲。经过仔细研究,两人竟发现了一颗脉冲星,其发现被誉为20世纪4个重要天文学发现之一,而两人也于1974年获得了诺贝尔奖。

从公元185年开始的“天问”穿越旅行,终于完成了与超新星RCW86的相聚;从公元1054年的一次邂逅,也最终完成了人类对脉冲星的观测。

美国探测器发现一天文奇观,美专家却哀叹:又一项领先为中国占据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科学的童年实际源自中国宋朝,而科学的成长在于欧洲文艺复兴,两者缺一不可。东西方文明通过“一带一路”,经过一千多年的接力,最终燃起了科学的圣火。然而可惜的是,在西方人不断进步的同时,中国人却走上了岔路,最终陷入了落后。然而“亡羊补牢,尤未晚矣”,如今中国正沿着正确的道路奋起直追。我们脚踏实地,同时也仰望星海,相信只要我们沿着追寻科学的道路,一定能实现民族的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