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战略侦察机曾冒险跟踪英国舰队,直接为阿根廷导弹指示目标

编译:朱岩

这个位于沃洛格达州的小镇的名字在苏联最详细的地图上也从未标出过,那时一支神秘的苏联空军战略侦察机部队就驻扎于此。无数架大型侦察机曾从这里的费奥达托沃机场起飞,它们穿过广阔的空间飞行在全球的大洋和陆地上,有些甚至一去不归……但是,多年来这一切一直无人知晓。

营救K-219号核潜艇

当年,按照苏联北方舰队司令部的指示,要在克里斯基半岛组建一个独立远程航空侦察团。原计划将其安排在北摩尔曼斯克,后来才决定在沃洛格达州另建一个基地。这个新生的飞行团,起先是以其靠近的火车站的名字命名,叫基别洛沃,1966年取名为“费奥达托夫飞行团”,以此纪念当时在飞行事故中丧生的第一任团长亚历山大•费奥达托夫。


苏联战略侦察机曾冒险跟踪英国舰队,直接为阿根廷导弹指示目标


该团急速地展翅高飞、大显身手,是在赫鲁晓夫下台之后。赫鲁晓夫在位时并不重视海空常规武装力量,而是一味把赌注押在核力量上,因此自他下台以后,苏联的海军舰队才开始重新纵横驰骋世界各大洋,而这些水面以前大体上都是美英两家的地盘。此时,新的任务也考验着新组建的侦察机部队,因为如果没有远程航空力量做保障,远程海上力量就不可能取得成就。

1965年12月6日,中校格拉特科夫和尼科诺夫第一次完成了远航任务,他们经过17小时38分的连续飞行胜利返航。而创立了该团最高续航时间记录的则是丹尼尔•伏列冈托夫机组,在空中加油的条件下,他们在空中飞行了整整22小时。

图-142是苏联在图-95MS战略轰炸机基础上改装的海上侦察反潜巡逻机,该机除了执行类似美国P-3C的海上巡逻任务,还是俄重要的电子侦察平台。装有4台功率10300千瓦的涡桨发动机,装备有"金雕-95"搜索瞄准系统。为了搜索探测低噪声潜艇,增加了新型"海龙"对海搜索雷达、新型反潜声纳系统和反潜武器,加强了电子对抗设备及卫星通信导航系统,强化了对水面舰艇和潜艇的探测和打击能力。

北约显然不想容忍苏联人这么做。在格奥尔基•布里班科夫空军上校手头留存的一张照片上,一架挪威飞机几乎要贴到他们的图-95飞机上了。他说:“北约人员不想让我们飞越大西洋,在冰岛海峡上空,一架F-15飞机甚至和我们的飞机机翼相刮,挪威人也同样也喜欢逞强好胜。飞行员们们都是年轻人,怎能不血气方刚地显示个性?而双方飞机机翼的间隔不到20米,那是经常的事。‘冷战’是不在乎有多近距离的。”

北约组织的第一批核威慑力量是以“北极星”导弹为代表,射程只有4000公里至6000公里,当时的潜艇只在近海水域就能发现。后来又出现了“海神”导弹,射程大了许多,这样侦察机的航程也必须增加。所以,当美国人装备上了“三叉戟”潜射核导弹后,苏联也有了自古巴起飞执行作战任务的体制安排。由于导弹可以从任何海域发射,苏联就不得不对所有可疑之物进行监视。


苏联战略侦察机曾冒险跟踪英国舰队,直接为阿根廷导弹指示目标


1986年10月3日,苏联K-219号战略导弹核潜艇在美国东海岸附近沉没,在布里班科夫保存的档案照片上,记录了当日13时核潜艇遇难瞬间的样子,它静静地安卧在波涛中。“与潜艇同留海底的谢尔盖•普列米宁,家就在沃洛格达州的克拉萨维纳小城,当我们侦察机在高空按下相机快门时,普列米宁已经关闭了反应堆,使其他人员免除了灾难,但他本人却永远留在了反应堆的隔舱中,后来他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在这次抢险飞行中有四个机组参加,侦察人员发现了K-219潜艇,两架反潜飞机还向潜艇成员投放了带有应急救生设备的集装箱。他们从费奥达托沃起飞并中途在克里斯基半岛降落,但因返航迟滞无法立即返回基地,只好在港湾再次降落。

马岛海战的情报侦察

1982年4月,英阿马尔维纳斯群岛冲突时,苏联的侦察机曾尾随英国的“无敌”号航母,他们对下面的情景一目了然,所有武器装备的详情都进入了侦察机的记录资料中。除了照相之外,还运用了无线电侦听技术,这些军舰发到太空的音响、信号全被监听、记录,并对所有信号进行了破译、分析。

布里班科夫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此时我们最想知道的就是,我们获得到的这些情报难道是要送给阿根廷人的吗?英国人确实已把我们当作假想敌了,但要说我们和阿根廷人并肩作战也未必可能。”从英国舰队刚一开始驶向马岛起,他们就沿着南大西洋的海岸线从比斯开湾一直尾随着。英国舰队像普通的干货船一样行驶,风浪中难以辨别身份,但苏联侦察机在空中清楚地看到,船甲板上停满了轰炸机和歼击机,还有“鹞”式垂直起降飞机。这些飞机两侧全都摆着货物,为的是遮蔽自己。


苏联战略侦察机曾冒险跟踪英国舰队,直接为阿根廷导弹指示目标


除了空中侦察,布里班科夫说,当时苏联海军的北方舰队还派出了执行最高层机密任务的航侦分队,从其靠近沃洛格达州费奥达托沃镇的基地出发,前往其位于南大西洋专用水区的一片不毛之地中的停泊场去实施作业:“我们正处在一段相对说来是平静安宁的时光。我们都难以弄清楚,当时究竟为了什么,他们在这些被上帝遗忘的巴掌大的小岛上打得不可开交,甚至还惊动了世界。”

布里班科夫曾指挥过费奥达托夫飞行团的多次侦察活动,晚些时候他还负责组建类似性质的一个航空师,地点还是在原先那儿。他经历了迎送并陪伴英国这支大舰队的整个过程,当时的任务是:弄清这些舰只上配备的是何种武器装备,特别是有无核武器;仔细侦察返航时的“无敌”号航母,因为有消息称该航母遭到了阿根廷人发射的导弹的袭击,可能要面临大修。布里班科夫还透露了这样的消息:“后来我们知道了全部真相,阿根廷人通过神秘渠道得知了我们侦察到的大量情报,就凭这些情报他们把英国的多艘舰船用‘飞鱼’导弹一个个送入海底。这是世界军事史上最早的空对舰导弹的战果并已载入史册。其超视距攻击完全依靠准确的情报,这样我们的侦察机怎能不令英国人恨之入骨?我们冒着多大风险这么干那!”

“熊”与“鹰”的抗衡

这只侦察机部队存在期间,反潜人员曾发现过149艘外国核潜艇。但到了苏联解体时,这时无论是空中、陆地还是海上军事行动都是一片沉寂。侦察团被抛到普斯科夫州。组建了将近30年的这支部队面临被解散的厄运。1994年,部署在费奥达托沃的第35反潜航空兵师的第135反潜团被解散。

对于这些已被免职的富有才气的军官们来说,能在锅炉房谋划个差事就算谢天谢地了。他们回忆起上世纪60年代就留在费奥达托沃人记忆里的开场白:“是哪个魔鬼从这片沼泽地和雪野中造就了基别洛沃这个地方?”有个时期曾传说,在费奥达托沃要兴建一个商品集散中心,但不久就悄然无声了。这个机场虽然仍被认作是“预期的洲际航线上的大空港”,会有大型班机不断地在此起降,但现在看来仍属无稽之谈。

费奥达托沃人被假象中的敌人遗忘了整整四年之久,可是后来,两只沃洛格达的“熊”(北约组织给俄军机图-142起的绰号)竟然从北约人的巢穴中拖出来了三只“鹰”(美国的截击机)。它们的会面是在大西洋上,那次飞行的参加者之一巴维尔•莫莱科谈起当时情景时说:“它们在我们头顶晃来晃去,就像是几只苍蝇。”

当时美国人是从冰岛起飞实施截击的,而俄军飞机是从沃洛格达基地出发执行任务。那时,俄军的超远距离飞行几乎完全停止了。“熊”的再次出现除了引起警觉之外,还激起了外国空军难以掩饰的好奇心理。莫莱科后来回忆说:“看起来,他们已经确认我们不可能出现在世上了……”

而另一方面的情况是:发现俄军飞机后,挪威人立刻转发了一个报告,称不明国籍的飞机穿越了其管辖地带,据测位器获得的数据,越境达上千公里。之后,冰岛的防空力量总指挥部立即改组了自身的体系,特别是截击机升空作战的机动性得到了加强。在冰岛的责任区域内,还派出了空中加油机以使其适应远程监视的需要。

美军少将布莱恩曾向报界宣布:这两架图-142的巡航飞行,无论如何不代表某种威胁,也没有任何敌意。我们先是同苏联人尔后又是同俄罗斯人进行过对话和协商,对于发生过的事件以及不时发生过的小问题,只要是他们的飞机越境,都不过是检查我们的防空能力和反应而已。毫无疑问,美国人并不对检验俄罗斯的战备状态感到厌烦。

传奇故事将不复存在

老兵彼得•维克多罗维奇•别洛迈斯特诺夫,长久地凝视着一排已故飞行员们的肖像,他们都是历年牺牲在世界各个偏僻角落以及不久前安葬在一处秘密墓地里的人。他说:“这几个现在在巴伦支海海底躺着呢,而那几个长眠在百慕大魔鬼三角的下面。还有两具辨识不清身份的尸骸,已经准备好的棺材还空放着。其他四人是一个机组的,骸骨混放在一起。”

过去,那些没有全尸形状的骸骨被称作是“恶死残骸”。当这些军人殉职地点远离故土不能送回时,就寄存在棺材里面不去下葬,称作“浮厝”。这一古时的习俗在这个时代仍被记起,那些飞翔在各个大洋和大陆上空,并为此献身的人们也是被如此处理的。

别洛迈斯特诺夫本人就在费奥达托沃服役终生,从一名两星中尉干到三星上校,现在离职转入预备役行列,主持小镇的日常行政管理工作。他几乎对所有长眠于此的人都了如指掌。军校毕业后来到此地的他,一心只为完成服役。当时在这片静静的森林中,已有一位军官的尸体安息着,他的飞机闯入了冰封地带,坠毁在离着陆区域1.5公里远的地方并起火燃烧。给的那笔抚恤金,全被他伤心的妻子扔掉了。


苏联战略侦察机曾冒险跟踪英国舰队,直接为阿根廷导弹指示目标


别洛迈斯特诺夫回忆说:“最先成为我顶头上司的是拉斯加宾中校,他是这个机组中第二个牺牲的在费奥达托夫死后五年出的事。在飞行中飞机失火后坠落了,而他们不是直接坠地的,因为下面是很深的海水,据说整个深度有60米,飞机看起来是被潜艇剐住了,这真是个传奇故事。”

如今,这支部队的历史早已无人知道,在上世纪90年代,生财有道的盗贼把先前的烈士纪念碑上的浮雕也拆下卖掉了,如不加以制止,一切历史遗迹都将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