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在距非洲撒哈拉沙漠不远处的利比亚东部,有一块叫杜兹的偏远农村区域,这里白天的平均气温高达42摄氏度,一年中除了秋季会有短暂的雨水外,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骄阳似火,酷热得如同一座“火焰山”。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非洲见过最多的树面包树

非洲人给我这个外国人的印象就是太懒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树吃香蕉。当年援助非洲时,教他们种麦子,给了他们一些大麦种子,结果人家直接一锅煮了。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饥饿是常态

有些来非洲务工的国人生活在非洲沿海地区,直接拿钩就能钓上鱼,而在直播平台上众所周知,非洲大部分地区是少雨干旱的,但是非洲有一种神奇的鱼是长在土里的,这就是肺鱼,非洲人直接从土里像挖土豆一样把它们从土里挖出来。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这就是肺鱼的样子

这种世界上最奇异的鱼,它能在长时间缺水、缺食物的情况下,忍着不死,并且通过长时间的休眠和不懈的自我解救,最终等来雨季,赢得新生,据说肺鱼脱离于水域可以存活四年之久,这到底是怎样神奇的存在?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干旱来临时的肺鱼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肺鱼呼吸时的血液循环图

能实现这种特异功能,主要在于它们的鳔,肺鱼不仅能通过鳃来呼吸,也能通过鳔来呼吸,它们的鳔很发达,整个鳔的前端部分合并为单室,长度很短,随即分开成对,达体腔后端;鳔内中央腔的侧壁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小气室(肺泡),各小气室又复分为许多小气囊(肺小泡),构造与陆生动物的肺十分相近。这样,肺鱼就有了两套呼吸系统,在水中它用鳃呼吸,没有水时它用肺呼吸。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洞穴内肺鱼的样子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洞穴内肺鱼始终保持头向上

每年当干旱季节来临时,降水稀少,河水干涸,肺鱼于是钻进泥地,将身体蜷曲,尾巴弯到头部,鳃已不起任何作用,肺鱼于是靠体表渗出的一层粘液,使自己的身躯覆上一层衬里,嘴部也只留下个小孔,以肺进行微弱的呼吸。通常情况下,肺鱼就以这种姿势生存好几个月。就像中国传说中“芥子藏身”的神龙一样,蛰伏在根本不属于自己的空间内,等待着命运的转机。一直到第二年的雨季来临,滋润了干涸的土地,肺鱼才会从干硬的泥巴中解放出来,重新进入河流中。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非洲人在土里面挖肺鱼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雨季到来时从土墙里爬出来的鱼

科学家说能实现这种本事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肺鱼的体内有能刺激睡眠的激素,这得以让它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沉睡,保持体力,如果将这种物质提取出来用于促进人类的睡眠,可能将为经常失眠的人类带来福音。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挖出来的肺鱼被一层厚厚的茧包围

然而,很多肺鱼是等不到雨季的。旱季到来时和鱼一样饥渴的还有人类,当地的非洲农民无法从河流里取到现成的饮用水了。为了省事,当他们在劳作时口渴了,便会深挖出河床里的淤泥,找出几条深藏在其中的肺鱼,肺鱼的体内肺囊内储存了不少干净的水。农民们只要将挖出来的肺鱼对准自己的嘴巴,然后用力猛得挤上一顿,肺鱼体力的水便会全部流入他们的口中,帮他们方便地解渴。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被挖出来的肺鱼

而且,肺鱼也是很好的美食,把从土里面挖来的肺鱼,先用一盆清水养几天,等体内的脏东西都吐出来了,再将肺鱼放在用白水以及各种调料和好的面糊里,肺鱼以为旱季到了,便将面糊做成面屋将自己包裹起来。这时,土著人便可以将裹了面粉的肺鱼烤熟后再吃。据说肺鱼自己构筑的面屋因为充分渗入了肺鱼的黏液,故而味道十分鲜美。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它明明是一条鱼,非洲人却把它当做“长在地里的食物”


虽然非洲肺鱼可以躲在地下渡过旱季的本事,在无旱季的地区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并且,肺鱼的“能生存”只表现在它们能呼吸空气,适应低氧环境而已。它们怕低温。它们作为肉食鱼却没有相应的视觉和灵敏度,行动缓慢也导致它们容易成为其他动物的猎物。所以,肺鱼就像水熊一样,虽然有听起来很厉害的技能,本身却弱的不行。况且,在饥饿的人类面前,它只不过成了一种长在地里的食物。